落秋中文网 www.luoqiu.info,最快更新星际音乐大师最新章节!

    对于黎昕的问题,严炽的答案非常简单,只有一个,从第一次开始就没变过。

    “救你。”他看了风烈云一眼,视线中充满了敌意。

    “呃……”黎昕记得在原始星时除了他第一天醒来被霸王龙追星的时候遇到过眼前这个人,再没有遇到过第二次,他是何德何能引来这么一位来救他?难道他在最开始的时候变成粉丝了?不对呀,见到他那会自己也没有弹琵琶,一个人不可能无缘无故成为他的粉丝的。

    “两个问题,第一,你怎么知道我来到黑暗星了?第二,我们只见过一次,为什么你要不顾危险来救我?”确定安全后,黎昕从风烈云身后走出来,慢慢向严炽走去,对超高的死亡值已经有所了解的风烈云立刻跟上,他可不想自己这么下功夫保护的人被人无意间捏死。

    见黎昕走向自己,严炽脸色稍稍好一些,不过以他的面瘫程度,别人依旧是看不出来什么的。严炽专注地凝视着走向自己的黎昕,在黑暗星浓度极高的酸雨中,头发被打湿,十分认真深情地回答第二个问题:“因为我对你一见钟情。”

    黎昕“嗖”地一下又缩到半/裸上身的风烈云身后了。

    严炽:“……”

    这说法略耳熟啊……黎昕想起自己在黑暗星被杀马特表白那次,觉得杀马特那种逗比一样的装束完全没办法和看起来非常严谨有上位者范儿的严炽比。

    应该不是一个人,那么他最近被一见钟情的概率有点高。

    被表白后的黎昕一时接受不能,说实话一见钟情这种事情本身就十分难得,第一个人对你一见钟情你会觉得非常荣幸,甚至会被他的深情感动试着交往。可是当第二个人、第三个人再说时,任何人都会忍不住阴谋论了。

    阿木是第一个一听钟情的,从第一次和黎昕相遇开始就一直照顾他,得到了黎昕全部的感情。杀马特是第二个,黎昕虽然拒绝他,但仍然会感觉到一丝歉意。

    而严少将却是十分不幸地做了第三个……

    加上他对黎昕第一个问题避而不答,这就让人有些疑惑了。黎昕非常快速地躲在风烈云身后,对严炽说:“我、我已经结婚了!”

    心碎成分子的严炽:“……”

    不是还没来得及结婚就被带到黑暗星了吗?明明已经让表姐去捣乱了,表姐那边的情报是黎昕刚从睡眠舱中醒来就被风烈云带走,根本没机会见到他老家的恋人。除非……

    严炽视线落在风烈云身上,带着淡淡的敌意。虽然心碎,但已经被拒绝过一次的严少将稍稍有了些抵抗力,他能够冷静思考,风烈云是黎昕伴侣的可能性绝对低于1%。

    果然风烈云比严炽还要吃惊,他回头看向躲在自己身后黎昕,视线十分惊讶:“你结婚了?”

    “呃……”虽然阿木只是和他419后就拍屁股揍人,但黎昕还是相信阿木一定会回来和他成亲的,还没完成的戒指就是证据。于是他十分有底气地举起自己左手说,“嗯,我结婚了。”

    见黎昕像宝贝一样珍惜地抚摸着无名指上的戒指,风烈云明明没有精神躁狂,却又升起那种头疼的感觉。他揉揉太阳穴问:“你今年多大了?”

    “十六或者十七吧。”黎昕来到这个世界后,基本上没接触过星历,完全不知道现在应该是几月几日,虽然清楚原主的生日,可是不知道现在几号,只能把年纪模糊在十六七。

    “帝国婚姻法规定,低于二十周岁不允许结婚你不知道吗?”风烈云头更疼了,“而且帝国人三百岁的寿命,很少有人在五十岁以前结婚的,你十六岁就要结婚,先不说法律是否允许,你看看手里的破玩意,你的伴侣但凡珍惜你一点也不会送你这么个破东西吧?”

    严少将:说的好!

    不管是被强行带到黑暗星还是莫名其妙成为宠物,黎昕本身都没有多大的愤怒。因为风烈云没有恶意,一开始是发现了一个能够让他冷静的人,必须带着,后来是黑暗星的人在他的帮助死亡率也大大降低,换成是黎昕自己,有这么大的好处也不会放开这个人,风烈云的行为完全可以理解,黎昕虽然不愿,但是并不怪他,更何况风烈云和黑暗星的人都在尽自己所能让他在这荒芜的星球过得更好。他们给不了他舒适床和好吃的食物,可是他们在自己都风餐露宿的情况下,能够将唯一能够遮挡风雨的“房屋”给他;在自己都需要啃钢铁存活的时候,还能够将珍贵的营养液给他;在自己都必须在冰水中洗澡的情况下,能够为他提供温暖的热水。这样的心意,比起所有的金银珠宝都让黎昕感动。看一个人是否在乎你,不是看他给了你多少,而是看他能够给你多少。

    黑暗星的人将自己所拥有的一切都给了黎昕,黎昕从最开始的抗拒变得渐渐接受这些虽然有些变态却爱憎分明的家伙。可是他自己怎样都无所谓,没有人能质疑阿木对他的感情。

    第一次,黎昕对风烈云发怒了:“这不是破东西,这是阿木亲手给我做的,他很笨拙,可是却尽最大努力给我最好的!别说我现在十七岁,就是七岁或者是刚出生,只要阿木要和我成为伴侣,我就是他的伴侣!”

    一般人被这么后只怕会生气,可是风烈云的思维和一般人从来都不在一个统一战线上,他拧拧眉道:“七岁?刚出生?我就说什么人能对你这么小的少年出手,恋童癖吧?”

    黎昕更生气了!他怒视风烈云,却没换来丝毫回应,人家压根没在乎他生不生气。

    “他对你出手了?”风烈云觉得这个问题很严重,就算他多年来一直不清醒,却也知道帝国除了一些变态强/奸犯鲜少有人会在二十岁之前和其他人发生性/关系,除非是被诱拐的。而根据帝国法律,和十八岁以下的未成年人、半成年人(16-18为半成年人)发生性/关系,不管对方是不是自愿的,成年方都会被判强/奸罪或者诱/奸罪,刑罚很严重的。

    风烈云希望黎昕的回答是否定的,谁知道他抿抿唇,脸染上一丝薄红,没说话。

    此时无声胜有声,硅基人视力都是非常好的,就算现在下雨天气不怎么样,但只要还是白天那五小时内,光线都是很充足的。黎昕这一脸红,弄得身边10469(10467严少将风烈云)人都恼火地升起一个念头:宰了那个恋童癖!

    与其他10468人不同的是,严少将内心一边心痛(心痛黎昕被骗)加愤怒,一边莫名觉得膝盖有些疼,难道是这些天赶路赶得太急了?

    风烈云还想继续说些什么,不过黎昕却完全不想听他们说阿木的坏话,非常严肃地说:“我们是朋友,我不想从我的朋友口中听到任何诋毁我伴侣的话。我爱他,就算你们不喜欢他,也希望你们能够尊重他。关于我和阿木的事情,这与年龄没关系,我爱他,我愿意和他在一起,你们根本无法理解我们的感情。”

    提起阿木,黎昕想起布莱克那时对阿木病情的描述,眼圈不由得红了。那个时候会和阿木发生关系,一是情之所钟,二也是不愿意自己后悔。阿木的日子不多,他希望他们能够幸福地度过剩下的每一天。可是没想到,那真的是最后一天。

    这段日子,黎昕时刻挂心阿木,害怕他精神再出什么问题。他不希望连阿木真正的容貌都没看到就这么与他天人永隔,哪怕最坏的结果是他在帝国时就死去了,他也要找到他的坟墓,将自己准备好的戒指放在那里。

    看着黎昕的表情,心痛到极致的严炽内心深处突然升起一丝甜蜜的感情,他自己都不明白这种甜蜜从何而来,只是觉得……很熟悉。

    仿佛曾经也有人这么一心为他,不允许任何人说他一句不好。

    见黎昕那副样子,风烈云和黑暗星的人也不好说什么。不过他们和一般人不同,不会明面上继续劝阻什么的,反正黎昕现在在黑暗星走不了,就算能走将来找到那个恋童癖,他们偷偷把人宰掉不就好了╮(╯▽╰)╭

    双方都冷静下去后,黎昕用力眨眨眼,将泪水憋回去。不想让他们继续质疑阿木,黎昕转移话题问严少将:“你还没有回答,为什么你会知道我被带来黑暗星,还找到这里?”

    第二次表白再次被无视的严少将心塞得像二十一北京的交通一样,不过心里那丝莫名其妙的甜蜜支撑着他继续深情望着黎昕说:“因为我一直默默关注着你。”

    黎昕:“……”

    风烈云说出他的心声:“跟踪狂?”

    严炽:“……”

    “怎么总是有奇怪的人喜欢你,”风烈云看向黎昕的目光中带着一丝戏谑,“先是那个恋童癖,再来这个跟踪狂,还有我们。”

    黎昕:=_=

    虽然很生气风烈云还在说阿木是恋童癖,但是那句“还有我们”真的让他气不起来,为什么风傲天你总是这么犀利和有自知之明?!

    话题再次走向奇怪的轨迹,严少将的表白一次次被拍飞。不过他毕竟是强悍的少将,无论身体还是心灵都无比坚强且坚定,他依旧不改话题地对黎昕说:“我是来救你的,带你回去。”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