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www.luoqiu.info,最快更新星际音乐大师最新章节!

    使用精神力弹奏乐曲提高熟练度会比单纯弹奏快,这点黎昕已经得到证实,只是没想到七级精神力弹奏经典古曲乐器的熟练度竟然提高的速度那么快,只不过弹奏了两首曲子,古琴熟练度就变成了75,这样技术已经算是非常好的了。

    现在黎昕受药物影响,精神力只有四级,对熟练度的提高帮助不大,不然今天晚上这一次演奏会结束后只怕就能提到八十多了。不过精神力不高也没什么坏处,黎昕总归是不喜欢用精神力控制人的,喜爱音乐应该是真心喜欢,而不是被人用精神力控制的。用三四级的精神力最多就是让人能够更加深刻地体会到乐曲所表达的含义,理解才会更加喜欢。

    只不过现在,黎昕却希望哪怕是被控制也好,更多地喜欢他的音乐吧,更多地成为他的粉丝吧,更多地给予他力量吧。

    指尖落在琴弦上,期望化为力量,古琴声声,一曲《□□水云》倾洒而出。

    《□□水云》是黎昕在不断提高古琴熟练度时系统赠送的,同样是赠送了十次大师级指导模式,为了揣摩大师的技巧,黎昕自己练习时使用了一次,这首歌曲她一直都在私下练习,从没有在人前弹奏过,只因他认为当时自己的古琴熟练度不足以驾驭这首歌曲。而现在熟练度已经到达75,又使用精神力,黎昕可以轻松驾驭这首乐曲。

    这是一首爱国的歌曲,曲者作于金兵入侵之时,借水光云影,慨国事飘零,抒眷念之情。目前帝国虽然没有到宋朝那个程度,但是战争刚刚结束,尽管三个集团军大胜,可是第三集团军的惨白,彼岸星系六百万战士的生命沉重地压在众人心上,无法纾解。

    黎昕亦是如此,他知道自己确实是受能力限制没办法赶去第三个战场援助彼岸星系,可是能力弱归根究底的原因,是因为帝国的*和残酷。如果研究院不是一心激进地想依靠人体实验快速得来成果好巩固自己在帝国的地位,他就不必躲,可以公开地演奏获得粉丝;如果帝国不是默认精神超限者被流放,无视他们的生死,或许大家早就发现精神超限者实际上是精神进化者,也就不会让人类的精神进化落后这么多年;如果不是被压制不敢公然招收粉丝,他早就可以升到七级甚至八级,有这样的精神力,别说三个集团军,就是四个集团军都可以。

    外敌危国,内患忧心,现在帝国又何尝不是当年的北宋,就算因为科技、经济、医疗的发展让人民的生活变得十分舒适,也无法否认帝国现在只是一个强盛的空壳,一旦严炽脑海中那股庞大的精神力来袭,帝国根本无法抵抗,轻易地就会被宇宙虫毁掉,现在一切的繁荣全部会成为过去。

    而亲眼看着这一切,有能力解决这一切的黎昕,又怎么会不抑郁,怎么会不疲倦。

    乐手与乐曲的感情无比契合,弹奏出来的曲子,也是更加能够打动人心。

    圆润飘逸的泛音和不断上扬的跳宕旋律为众人展现出了一副轻烟缭绕、水波荡漾的优美意境,犹如一幅远景山水画,即使是在原始星,这种泼墨般写意的美景也十分少见,水气袅袅、云影飘忽;云水苍茫、壮丽迷人,山河如此浩荡,曲调中的情绪却得深沉悲哀,一种隐忧渐渐从琴声传递给众人。

    绵长的曲调突然渐渐推进,开始富有激昂陈词的气质,绵长的曲调像起伏不定的波涛将乐曲情绪向高/潮推进,云水激荡、奔腾翻涌的奇伟景象让人热血沸腾,水翻浪滚的壮阔画面正如曲者内心暴风雨般的情愫,气魄雄伟,感情激荡。

    这激昂的曲调正如黎昕的内心一般,他爱这个国家,他希望这个国家能够变好,并且愿意为之奋斗。就算不为了帝国的人民,埃米尔和原始星的家人,都是值得他用生命去守护的。可是明明有办法拯救,却必须要被人类自己拖后腿,畏惧着帝国的一切腐朽制度而不敢前行,畏惧着黎炎而不敢直面他,让那六百万士兵白白送死!

    高/潮处激昂壮烈,怒涛汹涌,而曲到尾声,水云至此风波平息,又归于平静无奈,只有他感情的于波还是微弱地起伏,那是他力不从心的叹息,也是对这国家的叹息。

    一曲终了,所有战士都被曲子中展露出来的志向和倦意所感染,他们都知道彼岸星系那六百万战士的事情,将心比心,如果没有风烈云和黎昕,他们的下场和那些战士是一样的。

    曲终后,有个战士不由得低声问道:“他是谁?今天在我们面前弹奏乐曲的人是谁?”

    “是黎昕。”风烈云道,他知道黎昕今天敢这么公开演奏,就是已经不在乎自己的身份是否暴露了,他已经豁出去,打算公开与帝国的制度作对。既然黎昕有这样的觉悟,那么他也不必继续藏着掖着。对于风烈云而言,那一天黑暗星上,万人中间那一抹阳光中的黎昕,值得这世界上所有人的尊敬。

    黎昕是谁?大家都没有听说过,可是他们知道眼前这个带着雀斑的少年,他是皇族直属军派来的援兵,也是力挽狂澜的存在。

    轻轻的琴音响着,很轻很轻,衬得黎昕的话语声也显得格外安静,他说:“我叫黎昕。

    你们当然没听说过这个名字,可是你们应该听过黎炎,第三集团军的元帅,他是我名义上的爷爷。事实上事到如今我到底与他有没有血缘关系我也不清楚,从有记忆开始我就知道我有个父亲叫黎城,爷爷叫黎炎,母亲早逝,上面有个异母哥哥。我与父亲和继母都不亲,更是没见过爷爷几次,一直以来,我都认为自己的母亲是黎城的结发妻子,而哥哥和继母是夺走我幸福的人。

    可是后来我才知道,我只是研究院的一个胚胎实验之一,为了让我活得更自然一些,黎城不过是名义上的父亲。他所谓的前妻从来没有存在过,继母和哥哥才黎城唯一的妻子和孩子,我只是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实验体。

    十六岁那年,我的基因成长结束,所有基因特征都可以测试出来。我进行了基因检测,却发现自己是一个返祖碳基,基因等级f,大街上一只老鼠都能咬死我。

    基因检测结束后,我就失去了意识,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在埃米尔星球,那时我知道,我被彻底遗弃了。人们都知道,埃米尔和黑暗星是最流放星球,里面生活着精神躁狂的人,别说是我这种f级的人,就算是a级也未必能在这个星球存活下来,因为你无法保证自己是否会因精神感染而异变。

    可是我在这个星球活了下来,并且感受到从未体验过的亲情,那些流放星的人都是我的家人,哪怕是在艰难的环境中,哪怕被帝国、家人遗弃,他们依旧努力地活着。

    我在大家的保护下,成为人类中第一个觉醒精神力的人。我的精神力,一开始就能够安抚精神躁狂者的精神,可以治疗精神创伤。当初严炽中将被异形虫攻击,也是我救活的。

    但是我并不是特例,精神力是人类本该拥有的能力,所有精神超限者,所有被流放的人,他们都是拥有觉醒精神力天赋的人。我只是幸运地成为第一个觉醒的人,在我之后,埃米尔会有更多人觉醒。异形虫虽然可怕,但是只要这些人全部能够觉醒精神力,我们就可以与它们对抗。

    或许你们觉得,当我精神力刚刚觉醒时,就应该上报帝国,和研究院配合研究,让更多人觉醒精神力。

    可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没有那个将自己终身埋葬在研究院的勇气,我就是这么的胆小。我能做的只有不断提高自己的精神力,安抚埃米尔众人的力量,渴望他们能够和我一样觉醒精神力,能够回到帝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不用再被人用异样的眼神看着。

    或许你们认为,我这样的做法是错误的,和研究院合作会更快地让他们觉醒。然而我是去过研究院的,我看到很多事情。我看到埃米尔的居民,在精神异变时被分离大脑和身体,身体死亡,只有大脑存放在容器中,不断地狂乱,想死也死不了,想发泄也发泄不了,连人的尊严都没有,只剩下一个器官,被贴上脑-1、脑-2这样的标签。

    我看到许多孕妇,她们没有知觉地被泡在营养液中,只要能够适合生育,就不断地孕育胚胎,是个生孩子的机器,我的母亲大概也是这其中之一,不知道她是否还活着,我有没有其他同样成为实验体的兄弟。

    我看到很多资料,那上面写着,哪年哪月,实验体几号,注射了什么药剂,刺激其精神异变,所有研究员眼睁睁地看着他痛苦,记录他精神异变时的精神波频;我看到他们在一个个十六岁孩子的脑海中植入芯片,这种芯片会强迫人无限制地回忆最痛苦的事情,无时无刻不躁狂,以便记录他们的数据。

    这些是我看到的,我知道的。我不清楚我没看到的地方,又有多少残酷。我是个胆小的人,没办法承受这种实验,也没办法接受这种实验,更不愿意让其他有精神潜能的人也接受这样的实验。

    所以一直以来,我选择隐藏,选择增强自己的力量,希望有一天自己的力量可以变得很强,我可以让很多人觉醒精神力,这样就可以阻止研究院的做法。

    可是宇宙虫没有给我时间,到最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