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www.luoqiu.info,最快更新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最新章节!

    时间稍微往前一些,回到静谧安定还尚未被火光与地震摧毁的夜晚。

    【冰窖,藏骸之井。】

    站在伊甸园走廊上原本准备撤离的林年看着手机上末知号码发来的短信定定地站在原地。

    「怎么了?骚扰短信?重金求子?「在他身后金发女孩的脑袋从右肩上探了过来,下巴软糯地靠在上面,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偏着头用那一头打卷儿的金发抵住了林年的脸。

    如果真是重金求子,林年也挺想知道骚扰短信是怎么能精准地发到近一周才开通的临时电话卡上,莫不然缅北的倒霉蛋们业务己经勤勤恳恳地利用穷举法来无差别诈骗了吗?就不怕诈骗到跨境抓捕的边防警察那儿去。

    林年这张电话卡的号码只有三个人知道,这三个人都是能在这场听证会风波中起到关键性作用的人,他们互相约定了只有万分紧急的情况才会启用这张电话卡和林年进行联系。

    所谓的紧急情况其实也挺模糊的,毕竟听证会算是自家人导自家事,再紧急也不过就是听证会突袭副校长的办公室清查所有文件什么的,这种时候就可能需要紧急通知林年抢跑一步把证据销毁。

    但很显然,眼下短信所述的内容并不符合当时他们所考虑过的任何一种情况。

    看了一眼短信来信的号码,林年确定了来信人是谁,随即眉头也微微皱了起来。

    这个时间点,为什么对方会通知自己去渊墟那种敏感的地方?

    ...难道是调查团的人用极端的手段从对方身上挖出了秘密号码这个情报,再准备用这则短信诱导欺骗他进入渊墟来一个当场抓获?

    不难去阴谋论这里面可能存在的前因后果,林年在深夜时刻未经授权就出现在了渊墟这种冰窖内安全等级最高的地方,任谁都替他洗不清嫌疑,无论他有什么正当理由,调查组为他准备的那些罪名都会在这件事前通通扣死无法翻身。

    沉默地思考着的林年退出了短信页面,清空了信箱,取出电话卡折断用卫生纸包裹放进口袋里等待之后的进一步销毁。这张电话卡只能进行一次联系,无论是短信还是电话的方式,只要联系过后就必须清除掉。

    「看起来事情很麻烦哦。「金发女孩脑袋靠着林年的右肩,左手轻佻地揽着男孩的腰,脸上笑嘻嘻地问,「怎么样,相信一波队友,还是咬死这是阴谋无视掉,回家去睡大觉?「

    林年往前走了两步避开了大金毛的开始越来越过分的轻薄,沉默了好一会儿说,「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今晚会出事?〞

    「看你怎么定义‘早「这个概念了,毕竟现在我们逮着的地方可离冰窖不远,老鼠从猫的脚底下地板钻过的声音还是能听得一清二楚的。〞金发女孩站在原地微笑地看着林年。

    又是那种玄而又玄的「感知」吗?

    林年转头看了走廊中一身白衣玲珑轻盈的女孩,她双手老实地后负着,光净脚丫指尖却不安分地在地上无声划着圈,注意到他的视线后歪头远远地看了过来,墙角内莹莹发亮的白炽灯照在她迎面的美丽侧脸上,显得微妙的有些清冷。

    「怎么办?林年。」金发女孩问,「前面是龙潭虎穴,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哦。「

    「几个人。「林年掠开了和她对视的视线。

    「保底三个,大概率四个,也有可能更多。不少人对渊墟里的东西很感兴趣,虽然笼罩着蠕动的死亡荆棘,但那里面可是足以改变世界的无上宝藏,即使伸出的手会被荆棘割得血流滴答,但只要能有幸攥住那无主的权与力,那一切的牺牲和冒险就都算不得什么了。〞

    「为什么是今晚?」

    「机缘巧合,又或者说是连锁反应?「

    林年不再问了,

    只是低头轻轻捻动了自己右手的手指,蜡起的手指如水浪般依次活动,苍白色剑盾的绒毛在指缝之间挤压出肉眼难见的细密火花。

    「觉得这种时候对上过于难缠的敌人还太早了?「金发女孩看出了林年的心思。

    原本林年是不确定金发女孩口中的「老鼠「到底是哪些人,但就对方的这句话一出口,起码他就知道了现在渊墟中的客人里一定有那一位尊贵又可怖的存在。

    「的确现在还不是时候。」林年平淡地承认了金发女孩那略带激将的话,「那种敌人不是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就能正面对敌的,如果在这种情况下拼命,可能明天早上太阳照亮的就是,卡塞尔废墟,了。

    在地下和掌控着大地与山之权能的存在战斗,真的是嫌卡塞尔学院命太硬了吗?上一次青铜与火之王差一些把山顶学院改造成活火山,这一次是不是就得再进一步变成大裂谷了?

    况且现在还是深夜,学院里戒备最低的时候,谁也不能保证他拼命过后余波造成的损伤能不能被接受。林年不怕拼命,他甚至不怕死,他怕的是拼命之后却没有得到满意的结果,反而是让对方借此机会给卡塞尔学院来一次狠的,那才是最糟糕的局面。

    「或许你可以尝试一下最近一直有在学习的小技巧?「金发女孩停住了指尖划圈的小动作,轻微抬首睫毛下淡色的黄金瞳饶有趣味地看着男孩。

    「还不是时候。」林年断然拒绝了。

    小技巧。

    说得倒是轻巧,就是这种金发女孩口中的」小技巧〞,林年在芝加哥海港的尼伯龙根里面对,S,级专员程霜繁时,出于对对方那出格言灵的警惕就尝试着构筑了一次,即使在这之前他在金发女孩与他的梦境中尝试过数次,结果在实战中使用时差一点就弄死了程霜繁,也差一点就弄死了自己。

    「‘十二作福音灵构救免苦弱,。〞金发女孩侧头嘴角翘起,「力学派的基础禁忌学识,生物进化之路的自我演练,这可是敲响龙王战争的敲门砖,看起来有人过于眷念「假期‘而疏于锻炼咯?〞

    「那不是锻炼,那是找死。〞林年缓缓说道。

    他没有在给自己找借口,他向来都是实话实说,因为这个禁忌的血统精炼技术的确就和他说的一样,是找死。

    「血统精炼?暴血「是林年初次接触血统精炼的原石技术。

    暴血究其原理,就是锻炼翠玉录中所强调的「精神」之核,过程类似于经过科学证实有效的催眠技术。即,以催眠让运动员产生更多的肾上腺素,更多的肌肉血流,更多的ATP以获得力量以及更多的***激素。

    暴血的过程,会以「精神「为核,抑制混血种的理智(人类意志),迫使被血统基因上锁的杀戮之心(龙类血统)被唤醒,类似睾酮素和肾上腺素的化学物质会在大脑腺体中分泌,使得暴血的混血种无限接近临界血限或者干脆在短时间内跨过它。

    简而言之,暴血就是人为地失控,人为地去濒临死侍化,在即将接触死侍化那条线的时候再有意识地退回来。暴血深度越高,接近死侍化的线就越近,这也是为什么随着暴血深度越深,混血种的身上就会出现龙化的现象。

    狮心会的前人们发现并且开发了暴血技术,将他记录在了羊皮卷上,尔后又被总结出经验笔记。

    林年掌控暴血技术的时间是一天,具体来说是一个晚上,他并没有感觉到这项技术有多难,所以理所应当地产生了一种错误以及轻蔑的想法:这项怎么看都是造福于混血种的技术居然有保密条例的限制,一定都是秘觉内可能存在的学阀进行知识封锁所导致的。

    之后自然就有了擅自将暴血技术和当时最亲近的曼蒂?冈萨雷斯分享的举动。因为在他看来,这种好东

    西就该和信得过的人共享。

    既然混血种的世界如当时自己导师和各种教授所描述的一样可怕,那么自保技巧当然都该人人都有。

    直到后来,对自己特殊情况的了解,以及对暴血更深一层的认识,乃至对整个混血种群体的理解加深,林年才后知后觉地反应了过来自己当初的做法其实是错误的,暴血这项技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从来都不是什么自保技巧,而是慢性自毁的毒药。

    然而,在金发女孩的眼里,对于血统精炼?暴血这个技术,她的评价格外有趣。

    【带三个辅助轮的婴儿车。】

    「也就只有三度暴血后开始有一些意思了,但距离真正的血统精炼技术还是差了点意思,但起码有入门的资格了。〞这是金发少女的原话。

    三度暴血在她看来大概算得上她口中的「真正的血统精炼技术「的敲门砖。

    林年一直觉得这长期不着调的家伙只是在口花花罢了,但直到接触到对方在曾经的那段往事中出现过的「十二作福音灵构赦免苦弱「后,他才明白了,这家伙真没开玩笑。

    血统精炼?十二作福音灵构赦免苦弱。

    这项技术,和暴血走的完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