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www.luoqiu.info,最快更新[美食]末世求生最新章节!

    85_85350微博论坛每秒钟刷新,po出上百条新动态。

    有人狂热购物,储存食物,将自己锁在家里,被动的企图坐等末世狂潮过去。殊不知不久之后,变异丧尸能够轻易撞开门板。

    有人举办聚会,扬言道是末世最后一场狂欢。

    有人长跪不起,求佛祖告观音,祈祷这是一场梦境。

    ……

    眼不见心不烦,郑砚将思绪抛出脑海。大风呼啸,树枝疯狂的摆动,太阳隐没在西边的地平线。

    光明已逝,夜幕降临。

    郑砚朝李光明道:“最近有没有雨?”

    李光明靠在后座,眼睛紧闭,呼吸急促,满脸都是难以抑制的不平静。

    他无声的摇摇头,说:“我……不知道。”

    从后视镜看到李光明,霍贤叹口气,道:“没雨。”

    郑砚点点头,从空间翻翻找找,拿出一瓶酒,说:“李光明!”

    李光明闻声睁开眼睛,郑砚扔过去酒瓶,李光明凌空接住。郑砚道:“别紧张,迟早都要面对。”

    李光明用牙咬开瓶盖,使劲灌了一口,辛辣的酒液贯透喉咙,猛咳几声才道:“竟然是真的。”

    郑砚摇摇头,随后打开车窗,奔驰一边飞速前进,他一边将一叠传单撒出窗外。

    风很大,登时满天都是飘舞的白色传单,随风飞向远方,前往未知的目的地。

    九点钟,睡意涌来,郑砚靠在窗户上打瞌睡。手机铃声突然急促的想起,郑砚眯着眼睛,接通电话,喂了一声。

    “是、是买车的叔叔吗?”

    稚嫩的耳熟的儿童声音,郑砚打个激灵,猛然清醒过来,揉揉眼睛,沉声说了个是。

    小孩好像很紧张,竭力保持镇静,却又忍不住带着哭腔道:“我、我爷爷睡了一下午啦!我好害怕……叔叔我好害怕……停电了,外面好黑……”

    郑砚用力按按眉心,疼痛让他保持头脑清楚,问道:“爷爷在哪里?”

    “爷、爷爷摔倒啦……爷爷在客厅里,我喊不醒爷爷!爷爷不上床去睡觉……”小孩惊慌的说:“叔叔,你知道医院的电话号码是多少吗,爷爷生病了,我让人来救、救爷爷。”

    这小孩真是悍马车主的儿子,郑砚闭上眼睛,老人哀伤的面容浮现在脑海。

    尽管提醒过,还是没能避免悲剧的发生,老人恐怕大势已去。

    郑砚问道:“别慌,爷爷在一楼的客厅?”

    小孩抽噎着嗯了一声,絮絮叨叨地说:“叔叔我真的好害怕,我、我妈妈的电话打不通,我只看到叔叔的电话……叔叔……”小孩慌张的张望漆黑的视奏,“会、会不会有怪兽来咬我啊?”

    “你想多了。”郑砚道:“告诉叔叔,是不是男子汉?”

    小孩在漆黑的房间挺了挺胸脯,老人在地板上平躺着。

    爷爷摔倒之后,他吓坏了,想把爷爷搬回房间里,却人小力气小搬不动。为了防止爷爷着凉,他给爷爷盖了个小毯子。

    小孩钻进爷爷怀里,趴在爷爷已经逐渐失去起伏的胸膛上,勇敢的说:“是!”

    “听我说,”郑砚重重的说:“爷爷……生病了,这个病很严重,爷爷会变成怪兽,会……咬你,宝贝房间在哪里?”

    小孩奇怪的看看老人,说:“在楼上,爷爷长得不像怪兽呀。”

    丧尸具有敏感的听觉和微弱的视觉,郑砚深吸一口气,道:“很晚了,宝贝回房间睡觉,叔叔现在就去找你,救你爷爷。”

    小孩犹疑道:“可是……”

    郑砚打断他道:“不听话吗?那别怪叔叔不管你,爷爷生病叔叔也不管了,你自己想办法吧。”

    “不要,叔叔我听话。”小孩赶紧说,恋恋不舍的从爷爷身上爬起来,在老人冰凉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点亮手机屏幕,微弱的灯光照亮前行的路,周围一片寂静,凉意从脊背升起,小孩颤抖的说:“叔叔,你说说话呀。”

    不知那边情况如何,若是老爷子突然变异,他跑都没地方跑,郑砚说:“快上楼。”

    小孩子踢踢踏踏的脚步声过后,小孩坐在床上,将自己蜷缩在被子里,小声说:“我、我进来啦。”

    霍贤向郑砚看来,郑砚摇摇头,示意没救了,随后又做了个口型:“回房间了。”

    两人交换了一个眼色,霍贤掉转车头,加快车速,朝郑砚比了一根手指。

    以他们现在的速度,最快到达也需要一个小时。

    一楼和二楼,又有墙壁隔音,只要小孩不发出大的动静,应该可以撑到他们赶过去。

    郑砚长舒一口气。

    小孩说道:“叔叔,不要挂电话好不好,我很害怕。”

    郑砚不及回答,车轮与地面发出尖锐的摩擦声,霍贤突然厉声道:“不对!”

    郑砚被他吓了一跳,刚刚平复的心脏又开始扑通扑通狂跳,也觉得哪里出现差错,几秒钟后——

    电话对面传来一句轻快的询问声,“爷爷?”

    奔驰猝然终止,郑砚呼吸屏住,冷汗炸满全身。天色暗沉,黄沙漫天,终于发现哪里不对劲……

    他时刻注意着小孩那边的动静。

    他听见孩子微弱的呼吸声,细脆的说话声,轻巧的脚步声……

    却唯独没听见……关门的声音。

    ***

    夜色沉静,医院乱成一锅粥。

    病人靠着墙壁,嘴唇干裂昏迷在走廊。青年男人满脸都是焦急,猛锤医生休息室的木门,嘶声吼道:“我他妈来了两个小时,你们能不能来个人给我妈看看?医者仁心啊!你们还有没有良心,有没有医德!五十多岁的老人,就晾在走廊上,连个座位都没有——!”

    年轻的医生白色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