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www.luoqiu.info,最快更新盛世独宠之天玑最新章节!

    敬国公醒来后听闻征北将军大胜而归的消息时,果然眉开眼笑欣喜若狂。当日夜里沈家上下阖府欢宴,共庆凯旋。暂且不提。

    征北大军归京,想来此时的京城是极热闹的,沈天玑犹记得,前世这会儿苏府的少爷小姐们都争抢着赶去城门迎接大军得胜归来,一时可谓盛况空前。

    只是对于与京城有千里之遥的姑苏来说,或许即将到来的三年一度的秋闱来得更有吸引力些。

    大昭建朝以来历来重视吏治科举,三年一次的秋闱被奉为民间盛典。昭武之后,恩科只开过一次,故而今年的科举,不知有多少人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盼着十年寒窗后能一朝金榜题名,从此白衣卿相平步青云。随着秋闱之日渐近,姑苏府作为江南诸路的秋闱试点,大街小巷的行人都明显变多,熙来攘往里许多都是衣冠素雅举止从容的文人举子们。

    盛夏将尽,姑苏满城莲花香。这天,姑苏知府谢和淳一大早接到朝廷发来的檄文公告,半刻也没耽误,当即命人张贴于各要塞城门,公示于众人。姑苏城中的众应试举子们也因公告里的消息一下子炸开了。街头巷尾,人人议论。

    原来是朝廷念江南诸路自古是人杰地灵英才辈出之地,特委派了名满天下的睿思殿大学士周衍璧为主考官,翰林院院士纳兰崇为副考官,主持今年姑苏府的秋闱。

    沈府院内,本因错过京中热闹而正当郁郁的碧蔓听到这个消息,瞬间又兴奋起来,在沈天玑旁劝了许久,巴巴地想要沈天玑带她们去丰宁楼转转。

    丰宁楼是姑苏街头最有名的茶楼,自来就是文人雅士聚集之地,当中总有不少人高天阔论,针砭时弊,有些见解倒也颇有道理。

    沈天玑正在挑拣可入茶的栀子花瓣,纤纤素手削葱一般,倒比那栀子花还来得稚嫩白皙些。

    这些花瓣必须经过清洗、晾晒之后才能久藏,如今多攒些,待到大雪冬日也不至短缺。

    “你这丫头啊,自己想去瞧热闹,偏生拉着我做挡箭牌,若是李妈妈问起来,也是姑娘我抵在前头,怎么也责怪不到你头上。你倒是打的好主意!”沈天玑嗔了碧蔓一眼,唇角却是勾着的。

    “姑娘,这会子丰宁楼里定然全是风流雅士,您真不想去瞧瞧么?或许丰宁楼中就有举子谈论着给那位主考大人投拜帖呢!”碧蔓一脸笑,“您也知道的,周大学士当年可是才华横溢风流倜傥,不知迷死多少京城闺秀……”

    一旁给沈天玑打下手的青枝扑哧一声笑,“当年?那可是二三十年前了吧?如今却不知是个什么老头子了。你心里想什么我还能不知道?你是自己想去看那副主考纳兰崇吧?又何必弯弯绕绕地说什么周主考年轻时如何?”她又笑着转向沈天玑,道,“姑娘,奴婢可是记得清楚,当初在京里,咱们在街上远远见过那位纳兰世子,碧蔓可是看呆了好久呢!”

    纳兰崇是当今安亲王府的世子,安亲王爷又是当今皇上的嫡亲叔叔,这样的身份自然是极显赫的。去年这位世子又以皇亲之身破例拔擢为翰林学士,要知道,昭华朝官吏制度严苛,朝中参政者、三省六部主事者多出自翰林院。为避免皇权分立,自古皇亲国戚者都不允入翰林。纳兰崇能凭借自身才华得此重用,的确令人侧目。

    这样精彩艳绝的人物,又有哪个女子不心生仰慕的?

    沈天玑初初听到纳兰崇的名字,尚且未曾细想。如今听到青枝说到纳兰世子,才骤然想起来这人的身份,一时竟是愣住了。

    碧蔓也并不害羞,啐了一口道:“别瞎说,纳兰世子那样的人物,哪里是我等可以肖想的?他既长得那样俊,还不许我贫民小卒多看一眼么!”

    青枝见她这理直气壮的模样,又取笑起来。这会子没外人在,两个小丫头也并不收敛,园子里一时笑笑闹闹。

    “呵呵,妍儿院里是出了什么好事情?竟把两个丫头开心成这副模样呢!”

    忽然,一个笑声传来。

    这笑声娇柔干净,是女子的声音,但又透着几分男子的爽朗大气,令人闻之只觉得心中一畅。

    沈天玑转头,却见沈天媱和另一名女子先后走了进来。当先的笑声正是那女子发出的。女子一袭柳绿色襦裙,杏黄色描金花草纹的薄绫褙子刚刚过膝,胸前挂了一只莹润光亮的麒麟玉,脑后挽着利落的流云髻,只簪了几只杏黄色小绢花。女子生的唇红齿白,五官精致,容貌极是出众。稍显浓黑的双眉,晶亮有神蕴着笑意的眸子,透着几分肆意,几分洒脱。

    “清姐姐!”

    沈天玑满目惊喜,放下手里的东西迎了上去。也顾不上手里还残留着栀子花瓣了,一把拉住了女子的手。

    “一年未见,我可想死妍儿了!”柳清萏牵着沈天玑的手,也笑得合不拢嘴。

    柳清萏是镇西大将军柳劲轩的嫡女,那柳劲轩原是敬国公正夫人的嫡亲侄子,柳沈二家本就攀着亲。柳清萏小时候也没少去京城沈府同沈家姊妹玩耍。

    清新菡萏,虽然这名儿取得别致幽雅,可人却生性爽朗豁达,人前爱笑,对沈天玑并不如别人来得那样恭敬谄媚,所以前世里沈天玑总是看她不顺眼,觉得相比之下宁清意比柳清萏不知好上多少,故而明里暗里总是给柳清萏难堪。久而久之,柳清萏便极少去沈府,后来渐渐疏远。

    这一世却是机缘巧合。柳府本就在姑苏,柳清萏就是在姑苏城长大,且同沈天媱的情谊是极好的。沈天玑重生在姑苏,同沈天媱亲近,一来二回的,与柳清萏也逐渐熟识起来,加上后来许多次一起“胡闹”的患难交情,关系愈发亲厚。

    柳劲轩本是淮南路安抚使,今年年初才出任的镇西将军,调去了西境陇右路镇守边关,其妻女家人都被圣旨召去了京城。因料想柳劲轩要过几年才能调回来,沈天玑从未想过柳清萏这会子还能回姑苏。

    这会子三位密友可算是聚齐了,沈天玑吩咐青枝帮她收拾完这些花瓣,这就领着二人进了屋。三个人围坐在冰丝蓝缠枝印花软垫铺就的美人榻上说话。

    那榻中一只雕花檀木案几,上头放着粉红细颈的花斛,花斛里面只有一支含苞待放的芙蕖,散发着淡淡清香。

    柳清萏喝了一口碧蔓呈上的荷叶茶,就直嚷嚷着苦,然后再不乐意喝了。沈天玑便唤碧蔓给她换了一杯三清茶。

    “早晓得你不爱这味道,偏是你看见我们喝,也非要来尝尝。”沈天媱笑道,“白白浪费了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