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www.luoqiu.info,最快更新盛世独宠之天玑最新章节!

    隔着薄薄的桃红丝质单衣,手掌上丝滑细腻的触感让他蠢蠢欲动。他按捺下心头躁动,动作轻巧地将软软的她放到床上。

    醉酒后的少女双颊酡红,面色艳若绚丽朝霞,长而密的眼睫在烛光下落下阴影,安静恬然,小巧红嫩的双唇染上一层水润,因方才男子肆意的吸吮□□而微微肿胀。

    他忍不住心头悸动,伸手轻轻拂过那嫣红,怜惜而柔缓。

    真如带露娇花一般娇嫩,如今被欺负得红肿。蓦的,他竟生出后悔来,不该那样用力才是。

    今日是妃嫔入宫的日子,后宫新进佳丽无数,无一不期盼着他的眷顾。可他却心心念念只想着她。夜半独身离宫,只为了看她一眼。

    他们此刻,还未有名分。今夜这事,着实不合他素来纪律严整的行事习惯。事实上,他的严整纪律在她面前一向不见踪影。

    本就不易得手,若是还讲究规矩,不知几时才能得佳人亲近,抱得佳人归。

    她呼吸轻缓小巧,泛着清淡的甜香。因离开方才舒服而温暖的姿势,秀眉微微一皱,唇间发出微不可闻的呜咽。

    他给她掖好被角,眸光落在她恬然安静的睡容上,伸手拂过她温热娇嫩的小脸,心头微微一叹。

    “朕不想强迫于你。”他轻缓言道,“但朕的等待也是有限的。”

    这声音沉缓低醇,又透着不容拒绝的坚毅强势。丝丝缕缕仿佛入了少女梦中,扰了她一池清净。她无意识地微微侧头,眉间一道浅浅的皱,似乎又在控诉他的霸道威严。

    他轻轻拂过她眉间褶痕,低低看着她娇美的侧颜,良久之后才起身。

    放下柔若烟霞的纱帐,掩下少女熟睡的身形。他转身离开。

    脚下忽然一拌,低头一看,正是先时沈天玑看的那本书。他弯腰拾起来,迅速掠过书中语段,登时飞扬的眉重重拧起。

    知道她时常看书,原来看的就是这种书?!

    合上书页,首页上赫然写着四个清白大字:白石诗集。

    再往里一翻,才发现最外头的封面是为掩人耳目而人为加上去的,里头真正的封面上,写的却是“风月谱”二字。

    好一个风月谱。

    男子淡淡勾唇。难怪她今夜如此异常。

    喝了酒,又看这些淫词艳曲,弄得一身柔软娇媚,让任何男子见了都忍不住心生绮念。

    今日幸而是他,若是有其他男子进来……

    脸色蓦的一凝。他觉得敬国公府着实需要加强一番守卫。

    他回头望了一眼纱帐中少女的朦胧身影,心道,果真还是孩子气了些,行事颇不稳重。

    这等书,她现在还是少看得好。她今夜这水媚惑人的模样,实在让人难以招架。不过,日后若是与他一同参详,那便另当别论了。

    顺手将这书放进袖中,转身大步离去。

    李妈妈清醒之后,揉了揉后颈,豁然大惊,起身来看,却见莹心院内月光疏影,一片静谧。四姑娘的屋里也一切正常,四姑娘已经睡下了。

    她又亲自去问了外头守夜的几个仆役,众人都表示没有旁人来过。她心头疑惑,只记得她是去煮醒酒汤的,忽然颈后一痛就不省人事了。定是有歹人来过莹心院才是,可如今怎么一丝迹象也没有?

    不管怎么样,还是该去给夫人禀告,这若是不声不响遭了贼可就不好了。

    第二日,李妈妈亲自去找了林氏将此事告知,林氏特地命人查看了一番,府中并无东西丢失,如此安然又过了几日,才将这事儿渐渐淡忘了去。

    却说沈天玑第二日醒来时太阳穴还在隐隐作痛,她嘤咛一声,皱眉揉了揉。

    “昨夜姑娘喝醉了,如今可是头疼得紧了?”青枝给她送来了一应洗漱用具,伺候着沈天玑起床。

    碧蔓则取了瓶清凉膏来,细白小巧的瓷瓶子,拧开盖子,登时泛起一股薄荷清香。

    “这是今日一早方妈妈送来的,说是对头疼最有效了。姑娘闻闻,这味儿可好呢。”

    沈天玑由着碧蔓给自己涂了药膏,脑中尚晕乎乎,“昨夜那酒不是果酒么?后劲儿也太大了点。”

    碧蔓笑道:“姑娘平时很少喝酒,喝的多的也就是梨花酿。那梨花酿本就是酒味极淡的,哪里能和珍藏多年的果酒相比?”

    沈天玑点点头,忽然又道:“昨夜可是李妈妈扶我上榻的?”她只记得青枝碧蔓走后,她觉得果酒香醇,又独自喝了几杯,再后来却是什么都记不得了。

    “可不是?李妈妈出去给您端解酒汤的当口,您就睡着了。”碧蔓抹好药膏,放好药瓶,返回身时见沈天玑雪白的素颜上仍有醉酒初醒的茫然之色,不禁乐道:“若是知道姑娘醉酒,奴婢该早些回府才是,可以一睹姑娘酒后风采。”

    “你这丫头!白疼你了。”

    沈天玑水眸流转投去一瞥,碧蔓心头一跳,“怪了,平时也觉得姑娘美,今日瞧着,似乎比平时更美了呢。”

    闻言,沈天玑朝镜中一看,却见镜中少女眸光水润,双颊白中透粉,神情娇软而慵懒,透着别样的动人风情,与平时冷静澄定的气息颇有不同。

    她神色一凝,脑中电石火花般划过什么,却又瞬间消失不见。

    总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被她忘记了。

    梳洗完毕后,就在莹心院用了些精致早膳。这几日新年,五花八门的习俗惯例,早膳都是在松鹤堂用的。松鹤堂的东西固然精致,可每每都是阖府上下女眷聚在一团,未免失了清净。还是在莹心院用膳来得更习惯些。

    方用罢,有丰麟院的小厮过来传话,说是今日三少爷要出门逛去,特问四姑娘要不要一同去。

    沈天玑看了看外头清朗的天色,有些意动,但还是拒绝了。

    碧蔓见她如此,心中好生奇怪,但见姑娘懒懒的模样,也未曾细问。

    一上午,沈天玑都在屋里写字。莹心院的书房本在东厢,沈天玑瞧着那屋子太大,便又唤人把正房宽敞的西次间布置成小书房,用做寻常写读。东厢那间大的便只做藏书之用了。

    西次间中,书架书案等俱是上品紫檀木所制,案几上文房四宝俱全,青花瓷笔筒中插着数只湖颖羊毫,雅致清爽。

    先时这里摆的是只价值连城的青玉浮雕笔筒,还是瑱少爷特意送给四姑娘的。四姑娘嫌太过贵重了,换成了简素的青花瓷笔筒。

    案几正对的窗口正开着,迎进明媚的亮光。沈天玑写了半日,便停下歇息片刻,目光远眺窗外,颇觉神清气爽。

    立春已有数日,莹心院中的美人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