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落秋中文网 www.luoqiu.info,最快更新阿南最新章节!

    回到北京,下飞机的一刻成芸跟李云崇说了句:“今明两天我要在家歇着。”

    李云崇只点点头,就随她去了。

    他没有多嘱咐什么,也没有邀她去他家休息——十二年了,他们之间的模式已经定型,他们都知道在这样的节点上,两人在一起很难和平相处。反而离开一段时间,双方都冷静一下,才是良策。

    曹凯来接李云崇,上车的时候曹凯发现没有成芸的身影,问了一句。李云崇告诉他成芸自己有事先走了。

    “成姐忙啊。”曹凯一边开车一边说。

    李云崇坐在车后座上,神色淡然地看着窗外。

    曹凯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道:“李总,日本怎么样啊,玩的好不好?”

    窗外的电线杆一闪而逝,李云崇的脸色晦暗不明。

    “毫无收获吧。”李云崇淡淡地说。

    曹凯一愣,李云崇一句话让交谈的气氛变了。曹凯严肃了态度,微微坐直身体,等着李云崇接下来的话。

    李云崇静了一会,忽然冒出一句不搭边的话来。

    “曹凯,你知道什么鸟最难养么?”

    曹凯不知李云崇到底什么意思,没有贸然接话,说道:“这……我也不养鸟,不太清楚啊。”他试着猜一下,“是不是那种野性比较强的不好养?”

    “不。”李云崇笑了,说,“大多数人会有你这样的认知,觉得野鸟最难驯服,其实这样说并不准确。细致来说,应该是半路收的鸟才最难驯。”

    李云崇话中有话,曹凯听出来了。

    “每种鸟都有自己的脾性,不过只要功夫到位的话,任何一种鸟从小驯化,都可以练出来。只有那些半路收来的鸟,之前好多习惯都已定型,再想改,就要花费数倍的精力和时间。”

    李云崇凝视着窗外的景色,语气微微有些疲惫,“之前越是活得放肆,收来之后便越是难以管教。”

    曹凯明白了李云崇的意思,他握着方向盘的手慢慢收紧,听得仔仔细细,却不敢轻易插话。

    看了一会外面,李云崇仿佛陷入沉思一般,慢慢闭上了眼睛。

    成芸回家是中午十一点多,她洗了个澡之后觉得有些口渴,从冰箱里拿了一瓶冰镇啤酒来,咬开瓶盖就开始喝。

    一瓶酒一干到底,成芸放下酒瓶,打了个嗝。

    她坐在床边,阳光顺着玻璃窗照在空荡的地面上。

    屋里静悄悄的。

    她把酒瓶放到一边,转身又去冰箱。这一次她把剩下的啤酒全拿出来了。

    她一瓶接一瓶地喝,喝到第六瓶时,她醉了。

    这不是她正常的酒量,可这次她喝得太快,加上旅行的疲惫,这让她很容易就醉倒了。

    她等的就是这个时候。成芸打了个哈欠,翻身躺到床里。

    两个小时后,她被胃疼弄醒了。

    舟车劳顿,加上空腹喝了六瓶凉啤酒,成芸就是铁打的也受不了了。她平时很少有胃疼的毛病,少数的几次都是喝酒喝出来的。

    “我操啊……”成芸紧皱眉头爬下床,下地的时候一阵头晕,身体东倒西歪,直接坐到地上。她捂着头,缓了一会,按着胃部去洗手间。

    成芸扒着座便开始吐。

    她没吃东西,胃里空的,吐出来都是酸水,就算如此,吐完之后也比刚刚好多了。

    成芸冲了厕所,来到水池边漱口。

    偶然间的一个抬头,成芸看见镜中的自己。

    头发披散,脸色苍白,满眼的血丝,在脱去所有的妆容之后,她眼角的细纹也看得清楚了。

    她看了许久,好像不认识自己一样。

    现在几点了?

    两点,还是三点……

    成芸晃了晃头,回到卧室,重新躺到床上。

    她觉得自己需要叫一份外卖,不然可能坚持不到两天就死了。她翻了个身,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打开通讯录开始找外卖电话。

    找了半天,最后成芸的目光却没有停留在外卖号码上。

    与之前不同,他现在在她的通讯录里已经不是一串号码,他有了自己的名字——成芸把他存成了周老黑,一个充满乡土气息的名字。

    上一次见到他是什么时候来着?是不是临去日本的那个早上?还是那一夜的梦里——

    他走,还是没走。

    成芸从脑袋顶上把枕头拉下来,盖在自己的脸上,同时,她也按下了通话键。

    电话打通。

    人没走。

    “喂?”

    手机里有风,也有汽车鸣笛和来往行人的声音。他那的纷乱与成芸这边的死寂形成了鲜明对比。

    “成芸?”他的声音好像一块石头,沉在嘈杂世界最下面。

    周东南呼着冷气,“你回来了?”

    成芸嗯了一声。

    周东南忽然问她:“你怎么了?”

    成芸没懂,疑惑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她的脸还盖在枕头下面,这让她说话的声音很闷。她把枕头拿开,又对周东南说:“没事。”

    电话静了一会,周东南又说:“你怎么了?”

    “……”成芸不知道他是没话找话还是他真的察觉出什么,她拿手垫在自己的头下面,说:“有点恶心。”

    “恶心?怎么恶心?”

    成芸呃了一声,“……也没怎么。”

    “乱吃东西了?”

    成芸转过身,看着窗外,周东南又问了一遍,成芸才说:“没,空腹喝了点凉酒。”

    “哦。”

    轮到成芸,她却不知道要跟周东南说些什么。冷场了一会,她决定干脆挂断电话。

    要按掉的时候,周东南忽然开口了。

    “我去给你送吃的,你在家等着。你想吃什么,还是上次那个地址么?”

    “……”成芸沉默地听完周东南的话,才低声说:“不是。”

    “不是什么?”

    “不是上次的地址。”

    这回轮到周东南停顿了,成芸拿手指抠被单边缘,过了一会周东南开口说:“你有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