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落秋中文网 www.luoqiu.info,最快更新求饶最新章节!

    除了面对萧熠,赫饶都格外敏感。仅仅是向晚停顿了一下的步伐,她已经猜到这位向小姐对萧熠不是单纯的朋友之谊。而只一眼,赫饶也认出来在酒会上见过向晚。她不奇怪有异性欣赏和探望萧熠,她不解的是,这位向小姐不仅知道萧熠住院,还能过得了病房区外面守着的萧氏保全人员的关。

    萧熠从她探究的眼神里洞悉了她的疑虑,出言解惑:“向小姐的伯父是医学教授。”

    原来如来。赫饶的目光在向晚眉眼上略作停留,然后有意回避:“我去找护士输液。”

    她的意思很明显,无意结识向晚。既然这样,萧熠也不准备为两人介绍,反正原本在他看来,赫饶也没有认识向晚的必要。萧熠拉她的手:“你别动,等会儿我去。”以眼神示意赫饶回床上躺上,他才语意疏淡地开口:“向小姐何必特意过来,向教授那边我已经联系过。”

    向晚的目光落在他们交握的手上,神色不变:“听姚南说你还奔波联系国外的医生呢,这种手术我伯父得心应手,你是不信任他吗?”她看向赫饶,微微地笑:“赫小姐,萧总很在意你呢。”

    赫饶不认为她的话出自真心,但她还是大方地回应:“是他紧张了,反而给向小姐添了麻烦。”莫名地不喜欢被人称呼为‘赫小姐’,赫饶补充:“我叫赫饶。”

    向晚面上的笑容无懈可击,然后回应了两个字:“向晚。”话语中的骄傲之意不言而喻。

    赫饶的视线只停留在她无可挑剔的五官上,不惊不扰,神色安然。

    或许在向晚看来,赫饶只不过是一个幸运到暂时被萧熠承认的女朋友,早晚会被挂上前任的标贴,尤其她自身还有些优越感,自赋貌不输人,甚至是家世,身为晚风传媒千金的她也不是普通女子可比,所以她没有表现出对赫饶有什么兴趣,转向萧熠:“我知道你们通过电话了,我在想,或许你因为伯父的话生气了,所以不放心啊。”

    无论是她的神情,还是语气,都是亲昵中透出娇宠的味道,站在门边的邵东宁瞥一眼他家萧总,然后小心地盯着赫饶,似乎深怕赫饶有所误会。作为助理,他也是够操心的。

    萧熠眉心微蹙:“我不会和一位长者计较。不过,”他边说边掀开病床上的薄被一角,扯着赫饶的手把她安置回床上,才继续:“我确实没想到向教授会说出那样的话。难道在他看来,我请他帮忙,是交易?”

    萧熠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当时有心登门拜访那位向教授,所以电话里他言语客气地表明身份后就表达请他为赫饶会诊的意图。结果向姓教授的回应却是:“小晚是个不错的姑娘,萧总可不要委屈了她。”

    萧熠是什么人,瞬间明白了他言语中的暗示之意。几乎想当场翻脸。身不萧氏掌舵人,还没谁这样和他说过话。但面对一位长者,萧熠最终忍住了:“您误会了,我给您打这个电话,是为我女朋友。”

    或许对方没想到他有求于人姿态还如此高,一时间没接上话。

    萧熠也没给他继续的机会,“看来我是冒昧了,打扰。”

    这是一次不甚愉快的通话,向教授怎样向向晚传达的,萧熠不在乎。

    向晚自然知道萧熠面对她伯父时的态度,却没想到萧熠会直言质问她,顿时脸上挂不住了,“怎么会呢?我和伯父说得很清楚,我们是好朋友。”

    萧熠给赫饶调好的床的高度,抬眼看她:“向小姐抬举萧某了,我只是幸得与晚风传媒千金相识一场,不敢妄称好友。”不给向晚反驳及解释的机会,他直言不讳:“我不喜受人协迫。谈条件这种事,我从来都是主动方。”

    向晚不妨他如此直接,但依然极力漂白:“是我伯父误会了,回头我会和他好好解释的。”

    “误会与否,与我并不重要。”萧熠打断了她:“我该说声感谢的,谢谢你帮我引见。”后面一句,语气真诚。

    向晚是个懂得进退的人,既然如此,她也不便再说什么:“我已经和伯父说过,只要你有需要,他必定帮忙。”

    “谢了。”萧熠一笑:“不过,不必了。”对于向教授的医德,他失去了信任。

    向晚走时,表面上看没有异样,但她最后看赫饶那一眼,赫饶感觉到的不仅仅是敌意。

    邵东宁以找护士为两人输液为由也出了病房。

    赫饶有片刻的沉默,像是在思考。萧熠等了一会儿,见她脸色微沉,就沉不住了气了,“当时还没有联系上,得知她伯父是医生教授,我有心请他出面为你会诊,才联系了向晚。”

    赫饶关心的并不是这个,她抬眸:“你和她提过我姓赫吗?”

    萧熠回忆了一下,摇头:“没有。”

    赫饶的表情放松下来:“可能是听说的吧。”

    听谁说?萧熠这才反应过来,他并没有介绍赫饶,何以向晚直接就称呼赫饶“赫小姐”?

    萧熠直问:“你是觉得她有什么不对吗?”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