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落秋中文网 www.luoqiu.info,最快更新三生三世枕上书(终篇)最新章节!

    教射御的夫子归来,呈上许多家乡带的土产,千谢万谢了阿兰若。不用去宗学,她在府中闲了几日,偶尔袖书去湖中亭纳凉。湖塘边遇到过沉晔文恬一两回。她不偏不躲地走过去,文恬含笑同她请安,她就含笑应一声。沉晔瞧着她沉默不语,她走过两步又回头道:“昨日徐管事说你炼镜有味特别的秘材,好像是枚什么石头产于歧南后山,他们未帮你搜罗周全,徐管事哪识得这等秘材,这却需你亲去挑拣,我已传信给了上君,明后日也正要去探探息泽,你同我一道?”

    沉晔冷冷道:“这是见我囚鸟般困在此处可怜,给我的一个恩赏?”

    阿兰若拿书册挡住当头的日光,道:“啊,你说是恩赏,那便是恩赏吧。”

    文恬打圆场道:“届时我可否同去,歧南山一向无君令示下不可妄入,但我挺想去见识见识。”

    两人的目光仍在半空胶着,谁也不肯退让半分,沉晔道:“文恬自然同去。”

    阿兰若愣了一愣,笑道:“有文恬在免得我俩途中打起来,也好。”

    两日后,歧南后山梧桐照日影,清风送竹涛。

    阿兰若携了一篮子自制的蒸糕煮糕煎糕安稳坐在竹舍外头的敞地上,候着息泽调息完毕,开门会客。沉晔冷冷瞧了她身旁的篮子一眼,没说什么,携着文恬先去山中采石去了。

    息泽调息至正午,方才开门,打着哈欠白衣飘飘地倚着篱笆墙:“你倒来得快。啊,给我带糕了?”

    阿兰若提起篮子迎过去:“你既来信告知捕到了犬因兽助我练弓,就该晓得我最迟不过今明两日便要造访,闭门半日,我还当你是不想见我。”话是这么说,脸上却燃起十二分的兴致,“犬因现在何处?”

    息泽接过篮子朝外头走了几步:“你方才那模样半死不活,吓我一跳,自然不能放你进门将晦气过给我,此时人总算新鲜过来,早这样新鲜多好,难得来看我一眼,就该这么新鲜。”

    阿兰若叹道:“这些日精神是不大好,可也当不上半死不活罢,你让我在屋外熬半日的日头,就为将我晒出些活气?”

    息泽拈了块糕入口:“不为这个为什么?”抬手一划,所向处雾霾渐开,呈出一片石林。林中怪石叠嶂,上头笼着圈紫光,隐隐传出异兽的咆哮。大约觉得这个声儿挺赏心悦目,听了好一会儿才道:“这头犬因为祸多年,花了我好些力气才捕到,所有异兽中,身形最活的是它,且没有痛觉,最合你练弓。若你能射中犬因,梵音谷中便没有射不到的东西。”

    阿兰若从袖中化出弓来,笑道:“让我去会会它。”

    犬因兽乃一头四角的上古遗兽,习性也对得起它狰狞的长相,就一个猛字。阿兰若祭出戬时弓,飞身入石阵。犬因兽被息泽饿了几天,闻到人味很激动,尽管身上力气被饿得不大足,爪子却比平日更利,身形也比平日更活,为了一口食几乎豁出老命,怪难得。

    阿兰若借着石阵的阻拦,凝神同犬因兽拉开距离,无羽箭破空疾飞,但未近它身就被灵巧躲开。息泽在外头慢悠悠道:“你瞄准了射它是射不中的,你从前射的那些东西没一个比你的箭快,但犬因却永远能快过你的箭,不如算算你箭的速度,再算算它移动的速度,往偏里射。”

    息泽说的未尝不是道理,但着实不大容易,这就意味着阿兰若需做三件事,一是躲着犬因谨防被它逮住一口吞了,二要立刻在心中做出一个精确算筹,三还需花大力气观察把握住它的习惯动向。

    阵中激战了半个时辰,谁也没讨着谁的便宜,美食在前却不能享用,可想犬因兽有多么愤怒。

    息泽立在石林旁,边喝茶边道:“你差不多该出来了罢,个把时辰****不中它很正常,若因疲累被它吞了我如何向你师父交代。”

    话音刚落地,阵中响起犬因兽一声狂怒的咆哮。

    红衣少女方才借力在石柱上,腾至半空放出精心算计的一箭,正中四角兽胸腹,极妙,且极准。她沉静的眼中现出一丝飞扬之色,欲落地急退出阵。悲剧,却就在这个时刻发生了。

    落地的一刹那,没留神地上一堆枇杷核,脚底一个不稳,直直摔下来,前额正磕在近旁的一截石笋上。

    而说时迟那时快,狂怒的犬因兽已作势要猛扑而来。

    羽翼振空之声乍然响起,玄色的翼幅似片浓云遮蔽天日,急扑而来的玄因兽被一柄长剑当胸刺过钉入一旁的石柱。一切只在瞬息间发生。玄衣的青年目沉似水,手中封起印伽,银光之中,林中怪石轰然而动,犬因挣脱长剑的束缚,嘶吼着欲穿过石阵。

    阵法因被沉晔做了调动,不像方才那样懒散松垮,犬因兽一静一动皆被牵制,但他二人出阵也不像方才那样便宜,他只在离犬因兽最远的西南方留了一段薄弱小口,容二人相拥滚过去。

    阿兰若捂着额头上流血的伤口模糊地看着他,像是没搞清他怎么会突

    然出现。此等危急时刻,岂容有什么别的思虑。沉晔一把抱住阿兰若,一只手将她受伤的头按在胸口护住,黑色的羽翼紧紧覆住二人,在犬因挣扎着穿过最近的怪石前,擦身滚过那道薄弱的结界小缝。待他们滚出阵外,息泽已将结界再做了一次加固,目光落在沉晔身上,赞赏道:“几年不见,你临战倒是越发冷静了。”又道,“小时候就爱冷着一张脸不理人,大了怎么一点儿长进没有?”

    沉晔面无表情道:“犬因兽如此凶险,你让她去同犬因对战?”

    息泽道:“她不是射中了吗,要不是突然摔了一跤,”挠着头愧疚道,“啊,也怪我,昨天去阵中溜达,剥了几个枇杷……”但又立刻正色道,“但真正的战场也是如此,可不会有人帮她清扫枇杷核,全靠自己操心,我这个也正是为了警醒她。”

    阿兰若躺在沉晔的怀中,幽幽插话道:“我觉得,战场上可能不会有人吃枇杷,所以我不用操这个心。”

    沉晔瞧着息泽,眼光里没有一丝温度:“她身处险境时你在做什么,她是你的发妻。”

    息泽立刻又很愧疚地道:“我在吃她带给我的糕,没怎么留意……”但又马上正色道,“拜了堂就是夫妻吗,这就是你们的陋见了,我同阿兰若可都不这么觉得。再说,你不是快我一步救到她了,我出手岂不多余?”沉晔的面色沉得像块寒冰:“我若不快一步,她已被犬因咬断了胳膊。”息泽奇道:“可能被咬断胳膊的是她,她都没有质问我,你为何质问我?”沉晔的手还覆在阿兰若流血的额头上,她脸上亦出现好奇的神色,附声道:“啊,这是个好问题,我也想知道。”

    沉晔第一次低头看她,她额头的血沾在他手上,他曾轻蔑地说这些东西不干净,此时却任由它们污了他的手指。他没有将手拿开,眼神中有类似挣扎的情绪一闪而过。

    阿兰若轻声问:“沉晔,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他道:“你怎么敢……”

    她拨开他压住她额头的手指,他声音中含着一丝怒意:“安分些。”

    她笑起来:“你真的喜欢我,沉晔。”

    他的手指重压上她的额头,紧抿着唇没有说话,但沉淡眸色中,却仅容她的影子。她的模样那样闯进他眼中,像某个世外之人闯进一座尘封的雪域平原,除开她的笑,背后仍是千年不变,有飞雪漫天。

    但这已经够难得了。

    她就高兴起来,伸手挑起他的下巴:“不承认也没什么,我头痛,你笑一个给我看看。”

    他仍抱着她,顺她的手抬高下巴,却微垂着眼看她:“你找死。”

    她似笑非笑:“有谁曾像我这样捏着你下巴调戏你吗?”

    他仍那么看着她,等着她将手收回去:“你说呢?”照理说该含着怒意,语声中却并无怒意。

    文恬赶过来送丝帕的手僵在半空,脸色发白,息泽往口里又送了一块糕,看了眼天色,咳了一声总结道:“该挪到床上去躺着的赶紧挪,该做饭的赶紧做饭去,都在这里戳着算是怎么?”

    沉晔是否喜欢阿兰若,虽然在听陌少讲这个故事的前半段,凤九着实在心中捏了把冷汗,此时却譬如一座大石猛然沉入深谷,砰一声巨响后头,升起的是她一颗轻飘飘的心。她觉得欣然,且释然。

    确然,在听陌少提及犬因兽时,她也想过,为了唱好同此时这个沉晔的这台戏,她是否也需去歧南后山会一会传说中的犬因兽。

    她想到这个时,头皮也的确是麻了一麻。

    但对阿兰若同沉晔终成眷属的感动,悄然淹没了先前的一丝隐忧。她命中对情字犯煞,情路走得不太平,因她由衷地欣赏阿兰若,故而希望她的情路好歹比自己顺一些,这个结局倒令她满意。

    她提起一只杯子灌茶,苏陌叶瞟了她一眼,似笑非笑的神色攒上颓唐面容,那笑意一瞬冷进骨子里,凤九打了个哆嗦,想起来对面坐的这位仁兄有个雅号叫作千面神君。

    千面神君苏陌叶手指轻敲了两下桌子:“我知你在想什么,可觉得这是个好结局?”远目湖中道,“这可不是什么结局,而后还有许多事,算得上好的,却只那么一件。”停了一停,道,“息泽一直在找时间同阿兰若和离。”目光仍向着湖面,絮道,“息泽为人颇仗义,这桩婚事虽于他无意义,多年来他从未上表提和离之事,却是怜悯阿兰若是个身份尴尬的公主,顶着他发妻的名头,日子总算好过些。自歧南后山这一日,沉晔同阿兰若在一起两年,他们有些什么我不大清楚,那时我回了西海,只知两年中,沉晔仍被困在阿兰若府中。”

    凤九暗忖,陌少说他回西海乃是因西海有事,保不准是个托词。兴许那时他总算明白过来阿兰若于他而言是什么,可叹佳人已另觅良人,陌少他是因伤情,才回了西海。既然琢磨明白这一层,凤九自觉说话时应躲着这一处些,道:“连你也不晓得的事,不提也无妨,只是你方才说还有许多不好之事,却不晓得是哪几桩?”

    苏陌叶怔了一怔,良久,道:“史书载两年后,上君相里阕病逝,太子相里贺即位,即位日七月二十四,正是龙树菩萨圣诞日。即位不过七天,邻族夜枭族痛斥比翼鸟族纵容边民越境狩猎,发兵出战。相里贺御驾亲征,将夜枭族拒于思行河外,八月十七,相里贺战死。相里贺无子,按王位承继的次序,若橘诺未被贬为庶民,便是她即位,再则阿兰若,再则嫦棣。八月十九,却是流放的橘诺被迎回王都即君位,次日,阿兰若自缢身死。”

    凤九震惊。

    苏陌叶续道:“或许因阿兰若魂飞魄散,而于比翼鸟言,自缢确是能致人魂魄飞散的好法子,他们才敢拿这个来诓我。”

    凤九平稳了片刻心绪,蹙眉道:“我曾听闻,阿兰若故去后,时任的那位女君即刻便下令将她的名字列为了禁语。此时我却有些疑惑,橘诺越阿兰若即位,宗族竟允了?且他们铁口咬定阿兰若自缢,便没给你一个她自缢的理由吗?而橘诺她又为何要将阿兰若三字列为禁语?”

    苏陌叶面无表情道:“有传闻说,上君并非病逝,而是被阿兰若毒杀。”

    他撤回目光看向凤九:“自然,若是这个理由,你提的问题便不再难解,但你信这个传闻吗?”

    凤九本能摇了摇头,忽想起来道:“此时沉晔呢?”

    苏陌叶冷笑道:“沉晔?那则传闻说上君死后,他被重迎回歧南神宫,阿兰若因上君之死被关,他曾上表……”

    凤九心中没来由一沉:“表上写了什么?”

    冰冷的笑意在苏陌叶眼中描出一幅冰川:“表中请求将阿兰若之案移给神宫,道她既犯了如此重罪,理应由神宫亲自将其处死。”停顿良久,道,“次日,阿兰若便自尽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