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落秋中文网 www.luoqiu.info,最快更新少侠,有钱好说话最新章节!

    唐无暝回到小院,指示他们将木料堆在墙角,少年宁听到外面的动静,打开屋门就扑了出来。

    “右使,我可找了你好久!”

    唐无暝笑指着堆好的木料说:“我去挑了点木头,明天给你做一把机弩。”

    宁一听,几步跑了过去拨弄着那粗大的木段看来看去,回头作那谦卑样拱手道,“那我是不是该叫你师父?”

    “什么师父,不过是教些保命的本事。”唐无暝自行进了屋,看见桌上已摆着好几道菜,再看少年还是一本正经地研究那堆木材,便招手叫他进来,“进屋吃饭吧,你只要以后多给我做些好吃的饭菜就行了。”

    只是不知道还能吃多久。

    这几日宁是一直跟着唐无暝同桌吃饭的,开始时还避讳他右使的身份,被唐无暝强拉了几回也就放开了。在一旁的水盆里摆了半湿的手巾递给唐无暝擦过手,这才安安分分地坐上了桌。

    小宁只拿筷子夹着自己面前的清淡小菜,唐无暝却大把大把的往他面前夹肉,直到碗里堆的冒了尖也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宁抬头疑惑地看了看他,右使大人似乎有些心事。

    “右使大人,想什么呢?”

    “啊?”唐无暝一下回过神来,“怎么了?”

    宁端了端自己的碗,“满了,搁不下了。”

    唐无暝哦了一声,又往回夹了两片,见他不动还催促他:“看什么,快吃啊。吃饱了晚上睡个好觉,明天好有力气学功夫。”

    “……”宁毕竟孩子心性,想不出他能有什么心思,低头看看自己碗里的饭菜,闷头扒了起来。

    唐无暝看着他的眼神,倒真像看自己徒弟一般。他本身就没什么可以拿得出手的功夫,轻功大致全靠悟性一时半会也教不起来,弩术在门中也不过是中下等的,他挠空了心思也想不出还能给这个少年教些什么。

    原本只是想哄着他玩玩,省得他还有心思天天叫自己去杀人。

    现下,倒真的是想好好教他了。

    万一以后自己没了,这内殿之域内也还有人记得自己呢不是?

    收尸什么的,总要有人来做。

    他唐无暝虽然来去潇洒,可也总归想着死了能有个好归宿。以前以为能与秦兮朝埋在一起,长长久久,可如今看来不成了,恐怕等不到那天。

    宁低头扒了半碗饭,却见唐无暝怔怔地盯着自己看,手里的米仍是一动未动,便自觉有些不妥地放下了碗筷,“右使,右使?”

    唐无暝听到几声唤忙收回了心神,晃楞着下筷夹米,半晌才道:“小宁,若是以后……我出了什么事情,你就躲起来趁空跑掉,再也别回来,知道吗?”

    宁侧过脑袋,纳闷地瞧他,“您是右使,会出什么事情?”

    “……”唐无暝顿住了筷子,摇摇头,“没什么,就是这么一说。”

    右使会出什么事情?

    无非是以下犯上、背叛忤逆。

    ——或者造反失败。

    唐无暝夹着几粒米送进口中,唇舌里随意碾了几下,也不知是什么味道就吞了下去。他看着虚掩的屋门,仿佛有个娇俏的女孩挥着长长的袖子,抿着笑叫他“无暝哥哥”。

    无暝哥哥……

    “唐无暝,当右使靠近方又理,杀了他——你绝对不会后悔。”

    竹筷脱手而出,先后掉落在地上砸出了两声清脆,门外的虚幻之影很快从眼中散去,门缝中仍是一片黢黑的夜色。唐无暝醒过神来,只觉胸中鼓鼓跳动不已,思绪纷杂理又不清。

    便连小宁惊慌的叫了他两声,跑前跑后的给他备新筷,他也全如过眼云烟忽视不计了。

    他到底该如何?!

    --

    夜深,唐无暝翻在床上折腾了小半宿才终于睡着。

    与此同时,大殿前行过一缕深影,形单影只地飘过中央的铁柱,在那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的人形前停顿了片刻,便扫袖消隐于雾气之中。

    方又理就住在殿后。

    他似怕了什么似的,非要把自己的住所藏在这高石层叠的冰冷大殿之中,门前门外全是精英的守卫。

    一个青年裹着深色的袍子,头发随意披散在肩上,从守卫冰冷警惕的目光中从容的走过。偶尔会有人向他拱手致意,却也在他经过面前之后再抛给他一个嘲讽不屑的眼神。

    而这次,他走过之后,却听到了身后极小声的议论:

    “他又来了。”

    “哼,不过是个暖床的。”

    他身上没有挂武器,进出方又理的寝殿是绝不容许带着武器的,他也不能在门主的地盘上妄动杀念。只能听着,然后摆扶好脸上的面具,笑一笑继续往前走。

    暖床便又怎样,只要能活着。

    对,若不是这样,他恐怕早就死了。如果体会过求死不得的感觉,便觉得一切都没什么,不如赖活着,不过是个毫无价值的躯壳而已。

    青年走到了方又理的门前,先脱去了干净的鞋袜,又用自己备着的湿手巾擦净了双脚,才凝气推开了眼前的门。

    屋中极其简洁,没有多余的装饰,侧面墙上挂着两把精美的饰剑。剑都是开过刃的锋利无比,方又理曾经拿它杀过两个侍寝的女子,只因为她们吓的无措不小心咬疼了门主。

    其中一个的手脚是他剁的,另一只的眼睛是他挖的。

    “再漂亮的眼和手,没用还要它们做什么?不如以后我来服侍门主吧。”

    便是那天晚上,他成了方又理见不得人的床宠。

    青年看的一时入迷,竟险些忘了床幔里头斜卧着的正主,直到方又理不厌烦地敲了声床板,唤他“唐六”。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