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落秋中文网 www.luoqiu.info,最快更新少侠,有钱好说话最新章节!

    嗖!嗖嗖!

    几支细琐小箭从院中新立的木桩四周擦过,撞上了后头的石面墙壁,却因发射的力道不足而被撞弯了箭头,噼里噼里的掉在地上。再细看去,那墙沿下已垒了许多的断箭残矢。

    “唉!又偏了,这个怎么这么难练……”少年举着个臂长的机弩,嘟囔了一句又弯腰拾起地上的箭往箭槽里填去。

    唐无暝坐在一边托腮看他,“你才用这武器,瞄不准也是常有的,勤加练习一段时日后肯定大有长进。”

    宁又射歪了一发,他跑过去前后左右看了木桩,发现自己从早上一直到这下午射了这老半天,竟然一发都没射中过!顿时颓然忧郁了起来,抱着弩机回到唐无暝身边,觉得自己大概是不可能打中的了。

    唐无暝接过宁手里的木质轻弩,在手里掂着有些轻,他一手托起弩身微微眯起了一只眼,深狭的弩口对准了墙沿上停靠着的一只麻雀。宁看到他的动作也随着屏息凝视,片刻便听到弩中簧芯弹动,一柄小箭猝然破口弹出。

    麻雀“吱——”的叫了一声便从墙头那面栽了下去。

    宁刚想拍手赞叹,就听墙外头“呀!”地一声惊呼,估摸着是被那掉下去的麻雀砸了脑袋。

    “什么人?!”门外的守卫听到动静,先他们俩一步冲了过去。

    唐无暝听那声惊呼的尖细声音有些耳熟,还未细想就看到那两名守卫一人提着一条胳膊架进来一个小女孩,小姑娘一手提着个小篮,一手攥着个土布裹着的长条物,极不安分地乱踢着双脚,叫嚷着“放我下来放我下来呀!”

    果然,是阿芒。

    “放她下来,她是鬼隐堂主的人,你们惹不起。”唐无暝放下轻弩道。

    两名守卫对视了一眼,再看看这提着的小姑娘一脸傲气,左右细想来还似乎真的在门中大典中见过她与鬼隐堂主在一起,赶忙将她丢下地来,道了两句失敬就缩回了原位。

    阿芒朝他俩吐了吐舌头,蹦跶着又扑到了唐无暝的身上。唐无暝对她这自来熟的性子没辙,手一提让她端正坐在自己腿上。

    “我来给无暝哥哥送点心啦!”阿芒举着手里的小篮,笑着塞进了唐无暝的怀里。

    唐无暝护着她不坐掉下去,没有多余的手去掀看。阿芒很是自知地一样样介绍起来:“这就是上次跟你说的葡萄松糕,这个是芋糖糕,这个是七巧点心……”小巧纤细的手指一个个的指点过去,指到最后一个皱了皱眉,“这个就是普通的桂花糕,没得做了拿来凑数的。”

    “你尝尝,尝尝!”说着捏起一只就要往他嘴里塞。

    唐无暝被填了个措手不及,嘴里说不出话来,一双眼睛却盯着那最常见的桂花糕看个不停。

    阿芒也追捕到了他的视线,撅着嘴放下了本来拿起的最得意的葡萄松糕,换成了桂花糕再填给唐无暝,“哼,不识好货,竟然爱吃这个!”

    唐无暝笑笑的咬了一口,松软滋糯的糯米融进口中,桂花的香甜之气缠上了舌尖,他碾了几口跟阿芒说道:“我以前也吃过桂花糕,比这个好吃,那个松松软软的甜而不腻。”

    “我才不信,不可能还有比我做的还好吃的!”阿芒不服气道。

    “真的,”唐无暝自己拿起一个边咬边笑,“下次要有机会我带你去尝尝,他家不仅桂花糕好吃,还会做白玉团子。”

    阿芒好奇:“白玉团子是什么?”

    唐无暝仔细想了想,那原名似乎难记的很,直到手中桂花糕全都进了肚才勉强想了起来点,“叫……千年长存。”

    他想起那夜琼州烟火绚烂,那人将他揽坐在身前,修长的手指端捏着一把青线镶边的瓷勺,笑着舀起碗底一枚滑圆的团子递到他的唇间……“无暝,你尝尝,这叫千秋长存。”

    “……怎么吃个东西也能弄到嘴上?别动,给你弄干净。”

    “……你想玩什么?我陪你。”

    阿芒不知他心思已经跑飞了,还在大笑:“哈哈!什么千年长存,听着就很难吃!不如叫千年乌龟!”

    “千秋长存……”唐无暝忽然喃喃。

    “什么?”

    “那叫千秋长存。”

    阿芒看他表情很是渺然,眉尖低低着似乎很是忧愁,也就渐渐收了嘲笑,低头说:“你别生气呀,我不笑那个千年乌……呸,千秋长存了!你喜欢吃那个就告诉我是哪家店的,等我下山学了回来做给你吃呀!”

    唐无暝听她这么一说,苦笑着一阵唏嘘,“那可不是家店,再说你也跑不了那么远的地方,那可在江南。”

    江南啊,的确有点远了,她就算能去也不能丢下不会说话的堂主呀!阿芒也跟着愁了会,转眼见到唐无暝低头看着桂花糕的样子就跟瞧什么似的,人小鬼大的恍然就悟了。

    她一手揽着唐无暝的肩膀柔力的拍了拍,一副什么都懂的老成模样感叹他:“我知道了无暝哥哥,情人眼里出西施,我肯定是学不会你家小情儿的手艺啦!不过你别担心呀,等你当了右使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了呀!”

    她说的风轻云淡,跟说你穿了衣服就可以上街去了呀一样平淡,就好像前阵子跟他说去杀方又理的不是她似的。

    说起这个来唐无暝就有些堵,推着阿芒从他身上下去,把怀里的点心篮儿递给宁,低头道:“点心我也吃到了,你该回去了。”

    阿芒别扭了会子不愿走,突然想起手里还有个物件,忙拆了包裹塞给他,“这是把玄铁剑,我们堂主送你的升迁礼物。”听此,门外的护卫探进头来瞅了两眼。

    唐无暝手里握着冰冰凉凉的长剑,尴尬回绝她:“你莫开玩笑,我不会用剑。”

    “哎呀你拿着便是,不然我怎么回去跟堂主交差呀!”

    唐无暝拿着剑不知如何,那顽皮的小姑娘已经挥挥手从院中跑走了,跑到那架了她的两个护卫面前气势汹汹的指责他俩:“你们两个,下次要再敢对我不敬,我就告诉我们堂主去!哼!”

    俩护卫面上一片怔然。

    唐无暝转身进了屋子,拆去了缠绕剑身的土布,一把暗沉无光的长剑摆在了眼前。精简低调的盘桓花纹,黑布缠绕的剑柄,抽出剑刃时是喑哑的沉静,并非普通长剑出鞘的峥鸣。整把剑都透露出一种经年久置的陈旧,就连剑上都斑驳着几块锈斑,剑刃已不甚锋利不说,其中几处竟然还有两三个坑洼。

    更不知为何,剑身不能完全入鞘,总留了那么一小段露在外头。

    唯有一处保养极好,显得尤似崭新——便是剑柄下垂挂的流苏,皙白的丝线编制,坠以一个小巧精致的月形玉坠。

    若不仔细也看不出来,玉上还刻一小字:闲。

    真是奇怪!唐无暝坐在桌前细细端详着这把奇怪的剑,鬼隐堂主不会是想让我用这把残的差不多的剑去刺杀方又理吧?那还不如直接去送命来的痛快呢!

    “右使,鬼隐堂要来巴结您竟然送这么一把破破烂烂的剑。”宁端着侍好的茶与茶点走进来,他将阿芒送来的点心摆做一盘放在桌心,有斟了暖茶递给唐无暝,眼神打量着桌上的长剑,“这剑都破到合不拢了,莫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