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落秋中文网 www.luoqiu.info,最快更新论反派的错误演绎方式最新章节!

    安于渊和宁夏初的回家之路并不是非常顺遂。

    虽然安于渊得到了那个神秘力量关于回到自己世界以后,时间上不会出差错的保证,但是——前提是他得先回到自己的世界再说。

    虽然渡劫成功以后,他们就具备了打破世界与世界之间界限的能力,但是这东西毕竟不像是定点传输这样精准,你不知道自己的目标点究竟是在哪里,也就只能一次又一次的进行尝试。

    而这些尝试中,总会出现一些比较让人难以预料的事情。

    就比如说,当安于渊和宁夏初辛辛苦苦满怀期待的终于成功渡劫以后,他们穿越了空间的壁垒,第一个到达的却居然是一个未来世界。

    各种机甲满地跑不说,那些乱七八糟的未来科技简直闪瞎了两个人的眼。他们身为堂堂的飞升大能,虽然从实力上可以彻底吊打这个世界的所有人,但是那种从古代一下子穿到未来,什么新奇玩意都没见过,几乎被衬托成了超级老古董的心情实在是太酸爽,他们两个人觉得自己根本承受不来。

    尤其他们俩的到来对于这个世界也是一次颠覆性的灾难。因为不熟悉这个世界,他们一开始就惹了不少的麻烦,于是乎:

    #麻麻呀,这个世界上为什么有能够独自对抗机甲的家伙存在!#

    这个世界的原住民们看着安于渊和宁夏初那并不雄壮的身材简直是惊恐的。他们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安于渊他们究竟凭借的是什么,只能战战兢兢把他们定义成了一个新种族——对,一个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新种族。

    宇宙那么大,这两个“人”或许是来自一个他们从未听闻过的星球什么的……总之绝壁不会是人类!

    不然他们再也无法面对自己崩塌的世界观了。

    对于惊吓到了无辜民众这种事,安于渊和宁夏初都觉得自己非常抱歉,并且为了补偿他们巨大的精神损失,安于渊和宁夏初奉献出了一大批的丹药——从而顺手也彻底改革了这个世界的医药界这就是他们也没有料到的了。但是面对自己居然被从“人类”中开除身份这种情况,安于渊他们两个人就觉得自己有点淡定不能了。

    他们明明是如假包换的人类好吗——呃,也许宁夏初不算?他身上毕竟流淌着凤凰真血什么的……好吧,那就是他们俩的灵魂明明是如假包换的人类好吗!

    更坑爹的是,因为有着世界规则之力的存在,他们能够感受到,每个世界他们不呆满三年居然还不能再次破碎虚空从而离开。

    ……要不是他们现在的寿元接近于无限,遇到这种情形恐怕不知道要多心焦。

    然而令安于渊和宁夏初郁卒的是,当他们好不容易在未来世界镀了层金,洗去了身为”出土文物”的锈皮以后,紧接着等待他们的居然又是一个文明程度很低的兽人世界。

    ——这种原始社会让他们简直无语问苍天。

    从未来直接再跳跃到原始,跨度这么大真的好吗,他们根本适应不过来啊摔!

    而且除此之外,他们刚到这个世界就被那群兽人们追着跑的经历也真是蛮令人难忘的——尤其在他们无奈之下只好使用真气和法术,在不伤人的情况下拦截住那些兽人以后,他们更是莫名其妙成了那些兽人所谓的祭司,那些法术也变成了所谓的神迹,不管做什么每每都被他们拜来拜去什么的,实在是心累。

    尤其是宁夏初,因为拥有凤凰血脉,当他使用凤火的时候,因为血脉造成的威压,他当真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做百鸟朝凤——喵的,这个什么孔雀族那个灵燕族的兽人都给我走开,跪什么跪,劳资跟你们不是一个种族的!

    而在此之后,他们还去过了女尊世界、魔法世界、丧尸世界等等什么鬼的,说起来简直都是一把血泪。

    经历的多了,两个人也就练就了淡定的金刚心,再进行穿梭的时候也就没有那么激动了,无论是面对什么囧囧有神的状况也都可以从容的进行处理……然后也就是这时,淡定淡定着,再一次启程的时候,安于渊发现自己终于回到了原本的世界。

    这是他自己的世界,有着他所想念的家人存在的世界。

    修真者的记忆力往往都很好,是以这么多年过去了,安于渊还记得自己的世界里的种种事情。但是记忆好并不代表就没有陌生感,毕竟安于渊在飞机失事前也不过是在这个世界里生活了二十多年而已,然而这些岁月也不过是他此刻年岁的零头罢了。

    不说在那个修真世界他生活了多少年,就是他们这些年不断穿梭在其他世界中所花去的时间,也早就有二十多年了。

    真正让他念念不忘有归属感的,还是他挚爱的亲人们,那样纯粹的亲情,即便距离遥远,却一直温暖了他这么多年。

    就像是幻境中一样,这次非常巧,他和宁夏初从降临的小巷转出去以后,直接面对的就是x市的市中心——事实上,若不是看见了这眼熟的车水马龙的景象,安于渊还不能确认这次他真的回归到了自己的世界呢。

    他不禁仰头看着对面大厦上的广告牌有些出神,时间确实没有变,就连那大幅广告牌上明星也还是他出事前的那一个,一切都与他记忆中的一样。而宁夏初也同样兴致勃勃的左顾右看不已,虽然这就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现代世界,但是只要一想到这就是自家狮虎虎的老家,他就觉得这里对他也变得格外亲切起来。

    然而也就是这一小会的功夫,安于渊和宁夏初就惊讶的发现,他们面前已经围上了几个人,都是年轻的女孩子,除了正拿起手机拍照的三个,还有一个性格明显更开朗些的,已经满脸笑容的的凑过来搭讪了:“你好,能请问你们cos的是哪个动漫人物吗?真的好帅啊,我好想去看!”

    cos……cosplay?!

    也就是这时,安于渊和宁夏初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身上依旧还穿着上个古代世界的衣袍,这次不经意之下,他们竟然忘记及时换掉就这么出来了。流云广袖虽然很是好看,但是很显然和面前的人们格格不入,也难怪他们会被人这么误解了。

    但是,咳咳,虽然是误解,但是cosplay确实是一个非常好的掩饰的借口不是吗?他们不如将错就错。

    于是安于渊一脸淡定的开了口道:“我们cos的是一个小说,我是反派他是主角,至于名字……这个不急,以后你们总会知道的。”忽悠人这个技能,他已经点的很高了。

    女孩子一副你不说我也懂的表情开心的笑了起来:“哦哦哦,反派和主角,相爱相杀梗是不是。我明白了,你们肯定是要去xxxx漫展的,现在是试妆对吗?我有买票的,明天很期待你们的表演!”其他的几个女孩子闻言也都忍不住期待的看了过来。

    ——相爱相杀是个什么鬼……还有,姑娘你自圆其说的本事也很让人甘拜下风啊。

    安于渊心中默默腹诽,但表面上还是满脸淡然的继续点头,终于把她们都忽悠过去了……好吧,但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其实他心中还颇有点内疚,毕竟等这群姑娘们去到那个什么漫展的时候,怎么可能会看见他和宁夏初呢?

    ……不管怎么说都是骗了人。安于渊看着几个女孩的背影,手掩在袖下不易察觉的轻轻一挥,几道真气就无形的飞入她们的身体里去了……这些真气是纯净的能量体,对凡人的身体会很有好处,延年益寿不敢说,但是让人身姿轻盈容光焕发却是可以的。

    ……

    匆匆忙忙的走到无人的拐角又使了障眼法飞快地换上了现代的装束并且打理好头发以后,安于渊和宁夏初这才终于恢复了镇定,两个人相视一笑。

    但是现在又有一个问题摆在了他的面前。他回来的时间点也正是他离开这个世界或者说死亡的时间。也就是说,现在飞机已经失事,“安于渊”已经死去……所以他并不能正大光明的以自己本来的身份就这么出现在安家,不然被有心人看见并不好解释,而且身份的后续问题也是个大麻烦。

    也就是说,他要暂时做一段时间的“黑=户”了。

    但是到底归心似箭,安于渊此刻不愿再多想这个事情,他牵着宁夏初的手,两个人一起施展缩地成寸,下一瞬直接出现在了安家的别墅里,也就是安于渊自己的房间。

    先安抚着让宁夏初自己在这里独自歇息一会以后,安于渊隐身着来到了父亲的书房。

    他接下来要说的“死而复生”的事情比较让人震惊,所以他还带了个伴侣回来的事情还是先放一下,让老人家的心脏先缓缓才是。

    好在宁夏初很明事理,一点也没有表现出不满来——咳咳,他正宫的地位那么稳固,才不介意晚一会儿见家长什么的……嘤嘤嘤,就算是渡劫飞升的修士又怎么样,在这种事情上也照旧是紧张到要哭出来的好吗!修为并不能给心脏的强度加成啊嘤!

    给点准备时间正好,酷爱让他想想待会儿要怎么好好表现!

    ——不知道安粑粑和安麻麻会不会对自己这个“儿媳”满意?对了,据说他还有个小叔子?那一定也要打好关系才是!

    看着宁夏初坐立不安的样子,安于渊好气又好笑,他安抚性的拍了拍宁夏初的肩膀,希望能给他安心的力量。

    ……

    书房里,他的父亲正悠闲的看着书,显然对于飞机失事的消息还一无所知……也是,消息的传播也是需要时间的。

    安于渊心中庆幸,当下解除了法术的伪装,现出身形来。

    安老爷子对于面前的大变活人自然是震惊不已,待看到面前人的模样时,更是觉得难以置信,他家儿子此刻难道不应该是在飞机上吗?怎么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出现的方式还这么的、这么的诡异……

    “父亲。”看见父亲惊讶的表情,安于渊不由张口唤了一声,安抚道:“父亲,是我。”时隔那么多年才再次相见,安于渊只觉得自己的声音都有些哽咽。

    “……于渊?可是你这孩子这个时候怎么会在这里?而且,刚才那是怎么回事?”安父却深深皱起了眉头,显然满心疑虑。

    “父亲,此事说来话长,但是我确实是安于渊无疑。”明白父亲的谨慎是因为唯恐有人冒充了自己,安于渊不由得说了几个唯有家人才知道的小秘密来打消父亲的疑虑,然后才又开口道:“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我现在拥有了一些特别的能力,刚才那就是其中之一。父亲,您把母亲唤上来一起,我把事情详细的对您们说。”

    “对了,还有也一定要把于辰从公司赶紧叫回来。”不然于辰要是知道了自己遇难的消息,该有多难受?

    确认了安于渊确实就是自己的长子以后,虽然摸不着头脑,但是出于对于家人的信任,安老爷子还是按照安于渊说的一一去做了。他家的孩子两个都是顶好的,尤其是他家于渊,从小就那么懂事,做什么都肯定是有自己的理由的。

    而等到不明所以的两位老人同时坐到自己面前,慈爱的看着他的时候,安于渊眼眶都有些湿润,他控制不住自己,起身上前给了父母各自一个拥抱。

    安妈妈突然被一向稳重的儿子这样主动的拥抱虽然感到不解,却显然很是高兴。就连安爸爸,也连连轻咳了两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