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落秋中文网 www.luoqiu.info,最快更新论反派的错误演绎方式最新章节!

你在外面也已经有这么多年了啊,而因为心存愧疚,族长和夫人即便知道你的踪迹,也不忍强制召唤你回来,甚至故作不知,在别人提及的时候也含混过去——可是你看,连我都能轻而易举的查到你的踪迹,更何况他们呢?”

    “族长和夫人的爱女之心确实让人感动,然而老夫却少不得要做一回破坏他们心意的恶人了。”说着,林家衡无奈的摇了摇头,“你知道的,林家目前的嫡系继承人就只有你一个,可你却一直在外不愿回返,时间久了以后,林家自然人心浮动,有些人的心不由得就有些大了……”

    “一个优秀的继承人是一个家族延续的根基所在,大小姐足够优秀,却奈何你并不定在族中……林家嫡系是人丁稀少,然而旁系繁多,这点你比我要清楚的多。”

    林玉墨明白林家衡说的是实话,身为林家女,她幼时初识字开始,背的就是林家家谱——上面一脉单传的林家嫡系和枝繁叶茂的林家旁系的对比简直触目惊心,是以当初她降生于世,林家人发现这代的嫡系竟然除了哥哥以外又多了个她的时候,族内简直是欢庆不已的。

    ——虽然到最后,他们之间还是只留下了一个人。

    说道这里,林玉墨已经不自觉地为林家的状况皱起了眉头,林家衡说的父母的状况引起了她的一阵愧疚,后面她更是被勾起了对哥哥的怀念之情,心情之复杂简直难以形容。

    “林家的状况最多能够再撑得住大小姐自由十年。”林家衡轻轻地叹了口气,“十年以后,就算是族长和夫人再怎么坚持,恐怕也很难承担族内的压力了,而一旦族长的威严开始崩塌,林家恐怕就要走入乱局了。所以不论如何,十年之后,请回归林家吧,你是林家唯一的嫡系继承人,你的担子责无旁贷,别人都没有办法分担。”

    “这十年里请尽情的做你想做的一切事,然后请回来吧。”

    “……当然,这绝不是什么要求,而是一个林家人发自内心的请求,决定权还是在你手中。”

    “我知道当年的事情,是林家对不起大少爷,也是林家对不起你,然而想想以后,你可以领导着林家,把现在这样让你不喜的它塑造成你想要的样子。”林家衡看着林玉墨的神情极为恳切,“它迟早是你的,而你可以给它你想要的未来。”

    ——给它一个自己想要的未来吗?

    一个像是当初对于林家的氛围完全无能为力的自己曾经幻想过的未来?一个……再也不会出现当初哥哥那种悲剧的未来?

    林玉墨不得不承认,她会觉得自己的心此时跳动的有些快……有一个声音在叫嚣着让她亲手去改变这曾经让她尝尽苦涩的这一切,亲手斩断那些不好的地方,带出一个让天上的哥哥看见了也会喜欢的林家。

    ——哥哥在世的时候,明明是那样爱重父母看重家族的,不然也不会为了对得起继承人的名头和族人的期待,硬是将自己熬到了灯尽油枯的地步。

    如果因为自己的任性,毁了这一切……她自己心理上过不去,也并不觉得哥哥能够安的下心来。

    被那份躁动着的心情所驱使,林玉墨鬼使神差般的点了点头,应道:“给我五年。”给她五年,让她打开自己的心结,充实自己的修为,然后去面对林家甚至是在将来重整林家。

    话已出口,林玉墨才反应过来自己究竟说了些什么,然而她却并不后悔。

    因为只有出自真心才这样的话才能够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

    既然本心如此,她又为什么非要逆心而为呢?

    不如尽全力一试,无论最后成与不成,都做过。

    而且,这一次,她并不是一个人了……想到夏轻归,林玉墨的心中不由得涌起了某种勇气,这种勇气带给了她以前不能想象的决心。

    出乎意料就顺遂的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甚至于这远比他能够想象的最好的结果都要好得多,林家衡的眸中不禁滑过一丝惊讶……林玉墨她,真的也改变了很多啊。

    ……

    吉时一到,安于渊和宁夏初在所有宾客的见证下举行了合籍大典,季非理则应邀做了主持典礼的司仪。

    他们两个人都身着大红的衣饰,站在场地中间吸引住了满场所有人的目光,没有一个人能够把目光从他们身上移开。不说宁夏初本就性情外向与这红色相映相衬,显得人英俊挺拔,便是往日从不穿这种艳色的安于渊,与这张扬的颜色也意外的相搭,本就俊美无俦的五官也褪去柔和显露出往日不曾有的风致来,当真是眉目如画,荡人心神。

    或者不如这样说,正是因为安于渊平日里从来不穿红衣,所以此时此刻这般难得的样子才让人更加惊艳,不要说别人了,就是日日与他相处的宁夏初第一眼看见安于渊这个打扮的时候,都仿佛失了魂一般被深深倾倒,心中就像是猫抓一样简直不能忍耐。

    看到这他们并肩而立的样子,在场没有人能够否认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就连每对道侣都要进行的老生常谈的仪式在他们相视一笑的默契里,都仿佛能够让旁观者感受到其中对彼此浓浓的心意,变得格外赏心悦目、与众不同起来。

    “哎呀,这种时候真是让人眼热自己怎么就没有个道侣呢……这位兄台,你说是不是?”有个围观的男修触景生情,不由得向坐在身边的人搭话起来。

    瞥了这个没有半点眼色居然敢找自己闲聊的人一眼,白泽期却难得的没有向以前那样摆出目中无人的嘲讽脸,而是有点落寞地居然身不由己的点了点头。

    虽然不想承认,不过心里好像是有点酸呢。

    ——其实当初,安于渊还没有和乔无念在一起的那时,他对乔无念说“你不行我上”的时候,心里有一刻真的是那样想的。

    不是玩笑。

    ……

    “现在我是你的,你也是我的了。”,行完一切仪式也安顿好诸位宾客以后,在传说中的洞房里,宁夏初坐立不安地傻笑个没完,仰着脑袋乖乖看着安于渊的模样简直令人心中柔软如水。

    直到现在,他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真的和师父从此绑定一生,生死相依了。他觉得自己的反射弧大概真的是有些长,反应慢了远不止半拍,明明之前他虽然激动却还能控制住自己的,现在礼成了之后,他却反而更兴奋简直恨不得手舞足蹈了!

    真是好丢脸,然而,既然是在师父的面前,这也没什么的吧,宁夏初心中甜的都要酥掉了。

    “是。现在我们就是伴侣了,世人皆知的伴侣。”安于渊看着宁夏初傻气的样子真是又好气又好笑,然而心中更多的是怜惜和藏不住的欢喜,忍不住微微垂首抵着宁夏初的额头,亲昵的安抚他。

    他原本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情感波动不会特别激烈的人,然而此刻他不得不承认,面对着这样的宁夏初,他根本不可能压制住自己心潮的涌动……逐渐急促的呼吸掩藏不住,他也不愿隐藏。

    安于渊抬起宁夏初的下巴,深深地吻了下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