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落秋中文网 www.luoqiu.info,最快更新论反派的错误演绎方式最新章节!

    83_83105如果单从做一个反派的角度来评判的话,他这个行为显然做的极好,冷峻又邪气,称得上是超水平发挥,简直不能让人更满意,完全可以打上满分。

    但安于渊私下里却咬紧了牙。

    这不是他的意愿,他并不想真正的伤害乔无念,一点也不。非要说的话,这倒像是他的情绪引动了他身体内的某种本能反应以后造成的结果。

    难道是原本的那个“安于渊”?被他所取代的那个真正的反派?

    安于渊心头一惊,不明白自己既然已经在这个世界生活了这么多年,怎么这具身体里还残余着“原主人”的影响。

    ——否则总不会是他体内还潜藏着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残暴的某一面,这个时候展露出来了吧?

    但是不管怎样,他也不能在这些剧情人物的面前露出任何异样来。安于渊紧紧地绷着自己的表情,是以至少从表面上来说,他的神情依旧冷硬非常,就好像一切的行动都是出自他自己的意识一般。

    “你最好不要在我的面前耍任何花招。”他甚至还冷淡的再补上了一句,“功法给我,我就不会再对你多做什么。”

    而在内心里,安于渊已经耐不住焦急,格外期盼着乔无念和他的伙伴们能被迅速的激怒,一窝蜂的涌上来开启小强光环,然后这样他就可以顺利的暂时退场了。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乔无念脖子上的那道血痕,他会觉得很刺眼,甚至心中一刺一刺的疼。

    哪怕愧疚也是正常的呢,可心疼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想到“心疼”这个词,安于渊觉得甚至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他身上不对劲的地方越来越多,让他简直不能容忍。

    ……

    这一剑见了血,夏轻归和林玉墨他们顿时神色一变,格外紧张起来,夏轻归已经迅速的抽出了飞剑,林玉墨稍一犹豫以后,也紧紧咬着唇执起了自己的剑,随时蓄势待发,就连水清浅脸色也有些纠结起来,不明白她明明感受到是个好人的安于渊为什么说动手就动手,把银虎的大脑袋都快揉成了球。

    甚至于此刻靠在安于渊怀中的宁夏初脸上的笑也不由得收敛了一下。他心头确实觉得有点苦涩,有多久了,他没被师父这样对待过。

    或者说他其实从未被师父这样对待过。

    师父不是没有对他举过剑,然而每一次都纯粹是演戏的性质,从没有伤害到他不说,就连真正的杀意都不曾有过。

    哪里像是这次,他分明能够感受到其中浓重的不耐烦,他知道,如果接下来他依旧不能让师父满意的话,恐怕下次迎来的就是实打实的杀招了。

    但是很快,宁夏初就又打起了精神。

    垂头丧气从来不是他的风格,对于自己想要的,不畏艰险的去努力才是他的道路。

    路再艰难,也终会有美妙的果实在等待着自己。

    师父这样对他又怎样,当初他甚至那么深的伤过师父,然而师父都能那样大度的原谅他,相比之下,师父此刻的举动连塞牙缝都算不上。更何况摆正心态来说的话,如今他对于师父而言完全就是一个敌人而已,对待敌人,自然不能心慈手软。若连这点程度都承受不了,可见他对师父的心意也不过如此,怎么能够有资格站在师父身边。

    宁夏初这样一想,瞬间把自己根本还没成型的玻璃心直接扔的远远地置之不理了,转而想着要怎么在不激怒师父的前提下把师父的记忆磨回来。

    “师……安前辈,我对您没有任何敌意,也并不想耍任何花招,真的,我只是想和您说几句话而已,我可以立下心誓为证。”宁夏初不以为意的抹了一下脖子,将血痕拭去,先是回头安抚了一下因为自己受伤而显得很是躁动的小伙伴们,让他们千万不要轻举妄动,然后再诚恳的对着安于渊开口道,为了拉近距离,他还特意选用了“前辈”这个称呼,虽然怎么用都有些绕口。

    这明明是曾经夏轻归和林玉墨他们对于师父的专有称呼嘛!

    ——他果然还是最习惯“师父”这个词。

    安于渊闻言一怔。修士以自己的道心起誓即为心誓。这种情况下,修士是完全不可能违背自己誓言的,因为没有人会拿自己的道心开玩笑,失了道心,也就是绝了自己的未来的修真之路。乔无念愿意立下此誓,态度上确实是诚意满满。

    ……更何况安于渊从原著中也知道,这个主角虽然颇有些小聪明,但是也是一个很正面的人物,不说一言九鼎吧,至少也是言出必行,绝不会出尔反尔。

    所以他现在既然敢这么说,那就不是假的。

    安于渊抿着唇点了点头,却没有真的要求他立下心誓,也没有按照宁夏初请求的那样走远点,而是思索了一下依照“安于渊”的性格此时应该如何应对以后,依旧站在原地,一挥手布下了一个隔音结界,微微低头冷冷地注视着乔无念道:“现在你可以说了。”

    冰冷又霸道。

    直到此时,他强行挟制乔无念的动作也没有收回,当然,宁夏初也乐得他不收回,这样他才能继续“被迫”的黏在师父的身上。

    宁夏初仰头看着那近在咫尺的薄唇,明知道此时不应该,还是忍不住生起了些许暧昧的绮念来,他赶紧转移关注点,胡思乱想着把思绪扯开,暗搓搓的想着他家师父真是可爱,从前这副硬装出来的“冷酷”样子他就熟悉异常,没想到现在到了另一个世界失去了记忆,师父的表现还是一如从前般的……咳,“蹩脚”。

    ……虽然师父或许还自以为自己演的不错吧。

    于演绎一道上,尤其是有关怎么演绎一个坏人上面,师父大概不管历练了多少回,都还是成功不了的。

    天赋摆在那里,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宁夏初收回自己的思绪,就着仰头的模样轻轻对着安于渊唤了一声“师父”。

    他的声音并不绵软,是清朗的少年音色,带着满满的活力,这一声里面也并不蕴含着撒娇的意味,而就像是每日清晨或者晚上临睡前日常的那一句问安般寻常,但是其中蕴含的满满的信任和仰慕、尤其是那份想念却让人心都蓦然软了起来。

    安于渊心中震动,制着乔无念的手都不由得一颤,他眉头深锁脱口而出一句:“荒唐!”他唯一的徒弟明明是武章然,从小被他带回教中养大的武章然,乔无念这个主角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药,竟想要认一个便宜师父回来。

    他倒不怕自己真的将错就错以师父的名义命他自戕?修真界正统的教派都很讲究师徒之间的尊卑,师父对于徒弟而言当真如“父亲”般威严,一个忤逆的帽子压下来,徒弟是半点辩解的空间都没有的。

    认他这反派做师父,岂不和认贼作父一个道理?

    然而真的荒唐吗?安于渊觉得心底有一个微小的声音若有若无的正在反驳着。

    他正在犹疑之际,宁夏初犹嫌不够似的加了一把火:“师父,我是乔无念,但我更是宁夏初。您真的对我就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吗?”

    我们明明是缔结了一生之约的师徒和道侣,这世上再也没有人能比我与你更亲密,您真的舍得在脑海中一点空间都不给我留吗?

    宁夏初……夏初!安于渊之前对于自己刚醒来时不自觉唤出的这个名字格外介怀,因此这时他立即就想了起来,看着乔无念的眼神也再不是之前的冰冷而毫无波动。

    乔无念——或者说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他到底是谁?

    难道他也并不是真正的主角?而是那个什么宁夏初?

    是了,曾经乔无念的眼神里是独属于少年人的青涩与坚毅,甚至还有些阴郁的执拗,但现在站于自己面前的这一个,虽然依旧是年轻的躯体,但是他的眼神里却明显多了些什么更深邃的东西,那是只有阅历才能赠的宝物,这是他再怎么嬉皮笑脸之下也掩饰不住的。

    更何况真正的乔无念的性格也远没有他演出来的这样“天真活泼”——经历了灭族惨案,又被逐出教派成为散修,小小年纪就在修真界摸爬滚打的乔无念心性被打磨的不轻,虽然说不上老成,但是在年轻的修士里也算是沉稳的,哪里像是这样、这样……这样的“蠢”呢?

    安于渊抿着唇死死的盯着乔无念上下打量,像是想要穿透他的躯壳看到他的心里去……这会不会也是一个穿越者呢?

    ——此时安于渊已经顾不上要掩饰自己的本性而强去装成另一个人了。

    而眼看着安于渊已经开始动摇,宁夏初顾不上在场其他人的眼光,就着自己被禁锢着的姿势,微微前倾彻底倚在安于渊的怀里,仰着头就像是幼兽撒娇般在师父的脖颈间轻轻地蹭了一下。

    这是他以前和师父在一起的时候最喜欢做的亲昵动作,不带任何挑逗意味,但是足够表达爱意。

    宁夏初能希望借由这个动作,进一步让师父的心房出现触动。

    而不知道为什么,宁夏初凑过来的那一瞬间安于渊也没有躲开,就着这样的姿势安于渊能够俯视着清楚的看到乔无念眸子里清亮的神色……这样的情景让他感觉非常眼熟,就好像曾经出现过很多次一样,于是他甚至怔愣的保持着这个动作而忘记了要把人推开。

    ——究竟是在哪里,出现过这种情形呢?尤其是他和乔无念?不死不休的反派和主角?说起来这简直荒谬到好笑。

    安于渊忍不住挪出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额头,那天早晨头痛欲裂的感觉又再次出现了,而这次甚至更为激烈些。

    而在结界外,林玉墨和夏轻归早已惊呼出声了,连手中紧握的剑都差点从手中滑脱……这情景太不可思议,他们简直以为自己是还没走出幻境,这一切都只不过是自己的幻觉。乔无念那家伙和凌虚真人……这怎么可能?

    只是把他们的名字这样和谐地放在一起就已经是最荒诞的事情了没有之一,更何况他们此刻还这样、这样亲密!

    眼看着乔无念仰着头主动凑上去蹭了蹭安于渊,而安于渊也并没有躲开,林玉墨和夏轻归两个人甚至不约而同的掐了掐自己的胳膊。

    啧,好疼,真的不是在白日做梦……他们顿时感觉更不好了。

    尤其是林玉墨,她觉得自己感受到了某种满满的恶意,她长这么大遇到过的最有好感的两个人……居然,嘤……

    而水清浅虽然不明所以,但也瞪圆了眼睛看着乔无念和安于渊的样子惊奇极了。她甚至单纯地冲着林玉墨和夏轻归发问道:“乔无念是在向那个人求爱吗?他们是不是要成为伴侣了?”

    这句话对于林玉墨和夏轻归来说不亚于再次致命一击,顿时两个人站都有些站不稳了,满脑袋都是“乔无念”、“凌虚真人”、“求爱”、“伴侣”几个词在打转,让他们恨不得堵住耳朵晃着脑袋把这几个摇出脑海。

    求放过!这太可怕了,简直以后能够成为他们的心魔了好吗!

    林玉墨和夏轻归都觉得自己受到了极大地惊吓,两个人对视一眼,皆恍若梦游般飘忽。

    这太考验他们的接受能力了。

    ……

    而安于渊那边,随着他头疼的越加强烈,他渐渐地也不能载约束自己的的举动,在宁夏初的惊呼声中,安于渊一手痛苦地捂住了额头,握住剑柄的另一手却不由自主地松开了,在素娄剑径直掉落到地上发出一声脆响以后,他疼痛难耐地又紧紧握住了手掌,就像是要抓住些什么一样,白皙的手背上甚至绷现出青筋来,浑身战栗满是虚汗。

    ——他在艰难的从记忆中寻找那些一闪而过的碎片,却也知道无论如何他都不愿执剑去伤害自己面前的这个人,这个叫做宁夏初的人。

    不是乔无念,是他的宁夏初。

    ……他的?

    这两个字就像是某种封印的咒语,开启了安于渊脑海中封存的宝库,让他把脑海里一闪而过的东西艰辛的逐渐串成了一条线,理出了清晰的脉络。

    而看到安于渊此刻这样痛苦,宁夏初心中也极为绞痛,恨不能以身替之,一时间他苦笑着觉得自己竟然颇有些舍不得师父受这样的苦,倒宁愿师父没有记忆呢。随即他又无语地暗骂自己矫情,折腾个什么呢,还是想着怎么安抚师父才是正途,他不断轻拍着师父的背脊想要让他舒服些——就像是师父当初对他所做的一样。

    顿时夏轻归和林玉墨感觉自己又瞎了眼睛。

    那、那种哄小孩的举动乔无念此刻居然对着凌虚真人在做,对着刚刚蹭了他一剑的凌虚真人在做……他是有自虐倾向吗?夏轻归和林玉墨默默地捂住了心口,然后又默默地把另一只手移到了肚子上,心好疼,胃也好疼,不对,是哪里都好疼嘤嘤嘤。

    不过不管怎样,现在安于渊武力值大幅下降是事实,暂时失去了辖制他们的能力,夏轻归和林玉墨抓住机会,手里紧握着飞剑不松手,小心翼翼的凑近了乔无念和安于渊的身边,想要先把乔无念这个“人=质”远远的带离安于渊再说。

    乔无念却死活都不愿意松手,温柔的抱着安于渊就像是护着某种珍宝。

    “乔无念!”夏轻归难得的连名带姓非常严肃的叫着乔无念的名字,“你到底是在想什么?”说着他隐蔽的看了一眼林玉墨,其中含义不言而喻。

    “我知道你的意思……”说到这个话题,宁夏初就觉得自己有点牙疼,夏轻归你这么积极的把自己媳妇往别人怀里推你爸爸知道吗!

    ——记忆里,夏家逸的慈父心对着林玉墨比对着夏轻归的时候还泛滥呢,当真是把林玉墨当做亲生闺女来疼。如果让那个世界的夏家逸知道自家儿子这么不争气,说好的儿媳妇都能给扇走了,说不定得气闪了腰。

    当然,在被他们世界里的夏爸爸修理之前,这个世界的夏轻归恐怕还会被另一个妻控的自己教训的照镜子都认不出自己来。

    “但是那是以前,以前的东西现在并不作数。这事情说起来很复杂,很难解释,但有一点,我不想离开师……安于渊,因为我喜欢他。”深吸一口气把话说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